top of page

我们这样与世界隔离

2020年8月16日


上次发布了我跟一枚一起写的《一枚&佩蓉:在美国,我们亲身遭遇了新冠》以后,很多一枚的读者们问我们最多的问题就是在隔离期间,我们到底是如何过的。一枚想要采访我,让我回答这个问题。刚开始我觉得这个话题挺无聊的, 没有什么好写的,但是在我跟为千一起祷告的时候,灵感和洞察突然来了,所以我决定记录下来我们的洞察,也顺便向不认识我们的一些读者们解释为什么我们会在疫情期间“乱跑”。希望我能用这篇文章回答大部分的问题,以后就不用再写了。


谢谢一枚的帮忙,把采访我的回复编辑并发布在她的公众号上。




1. 佩蓉的最新更新

感谢所有朋友的关心和祷告。 首先我有好消息报告给大家: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感染后过了30天,无症状超过10天了。我们也重新去做了一下测试,结果都是阴性。 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完全康复,正在等候能再次捐血的那一天了。 更重要的是,我们联系了感染后可能接触过的每一个人。除了一位测试阳性不过过了21天也没有任何症状的朋友,所有其他的人都已经测试了至少1-2次阴性了。这对我们是莫大的安慰,因为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在不知道自己感染了病毒的时候,无意中感染到了我们所爱的朋友们。



2. 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在家里,而是开着房车在路上

有些第一次读到我们的经历的读者,留言询问,为什么我们不好好呆在家里,而是开着房车到处“乱跑”? 这是因为我们去年做了决定,处理掉了我们之前在西雅图的房子,居住在我们的房车“好奇号”里面,开着房车过我们空巢期间《向往的生活》 美国疫情爆发后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是在西雅图的一个朋友家的地下室呆着。到7月中旬,华盛顿州渐渐开放了,我们开上房车继续上路。



3. 回归大自然

确认我们都康复后,我们离开了朋友在湾区的空房子。第一站就是回归大自然,在一个国家公园里面过夜。

此刻的我们,有一种无法想象的自由。这种自由不是任何金钱能购买的,因为里面没有一丝丝的担忧或恐惧。


此刻,我们已经回到了西雅图,住在了另外一位朋友的空房子里。请放心,虽然我们已经康复,身体里可能已经有了抗体, 但是我们一定还是会继续好好保护自己和他人。为了爱,我们出门时都会戴上口罩,也会勤洗手的!



在这段康复的过程中,我们没有停止过线上的工作。现在,我们的身体和状态跟以前一样,就是需要再重新开始运动了!



4. 数码游牧人

一枚问我,可否写一下我们确诊新冠后,在湾区朋友的空房子里隔离的期间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的症状比较轻,但是因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却要跟世界隔离。刚开始我想,真的没有什么好写的,因为我们不过就是做了大量的休息、阅读、和祷告这类的事情。但是今早我跟为千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们忽然发现,我们在空房子里面做的服侍,原来不经意间,符合了我们当初离开美国大公司的安逸生活后选择的使命,那就是: 深度地服侍一个又一个家庭。 在我们去年夏天写的文章《向往的生活》里,我曾经这样说: “我们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在人身上,减少投入在管理事物上的时间。” 因此,为千离开了微软,我们一起开始了我们的数码游牧人的生活: “很多现代的工作者选择远程上网工作,需要的时候跟同事视频开会。年轻一代的人们开始了 digital nomad(数码游牧人)的生活方式,一边住着房车在路上旅游,一边上网工作。虽然大部分的数码游牧人都是还没结婚生子的青年人,但我们决定向他们学习,并开始探索我们是否也能过他们那样的生活。最终,我们决定在空巢期开始后,一边上路,一边上网工作。“ 其实对数码游牧人这个概念,我们一开始也挺模糊的,不确定我们会在网络上做什么样的数码工作。后来,在为千写的《啊哈!组合式人生!》文章里,他记录了自己生活如何离开微软这个“大象”,选择去做一个“跳蚤”,自由地组合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和工作:
 “自从我离开公司后,已经去了曼谷、台北、杭州、蒙特利尔和洛杉矶从事工作。我们演讲,做培训,指导,也做咨询。令人惊讶的是,我们能从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中得到报酬,而且收入远远超出了预期...... 到目前,这种组合式生活很接近我去年的预期。就是把三分之一的时间投入到营利性工作中,而且最好是与科技相关的工作;三分之一的时间投入到非营利性事业;而最后三分之一的时间投入到业余爱好和休闲时光上。而最关键的是,后面这些2/3的事都是和我的宝贝佩蓉一起做的。” 在为千写的《穿越加拿大的房车探险生活》一文里,他描述了我们第一次上路去蒙特利尔的日子里,具体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有40%的时间都是和朋友们呆在一起,并且按需开展工作。实际上,在路上进行的咨询、培训,以及在蒙特利尔的10天工作,让我们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因为我们是“游牧人”,我们辅导的特色就是能开车到每一个城市去跟我们辅导/服侍的家庭一起居住。这种方式能让我们更深入地帮助我们服侍的家庭。比如,我们跟一个家庭一起生活一周的过程中,可以清楚看到夫妻之间,父母跟孩子们之间,还有孩子们之间是如何互动的。很多时候,在有限时间的辅导时间里,我们只能听到对方形容某些情况,但是这些情况不一定是最准确或真实的情况。但是当我们有机会一起居住一周时间的时候,我们能观察到很多当事人可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比如,在某一个家庭里,我们看见妈妈跟孩子们约好,如果孩子们去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的时候不吃蛋糕,她们回家以后就能喝巧克力牛奶,但是我们看见她们从生日派对回来以后,妈妈还是允许她们喝了巧克力牛奶,虽然她们在生日派对上已经吃了蛋糕。当我们问孩子们这件事的时候,她们会举手指在嘴巴上让我们不要提醒妈妈,但是当我们问妈妈的时候,她连拍脑袋说忙忘记了。这时候,我们就可以与她一起分析为什么她有时候跟孩子约定的家规会不被孩子遵守,以至于让她感觉挫败。 我们也曾在另外一个家庭里, 发现一开始父母担忧有问题的孩子, 其实是得到了父母最多的关注,而家庭里另外一个孩子却被经常忽视,产生了更大的问题,只是父母没有意识到。在我们一起居住的期间,我们帮助分析这种偏心对孩子们的影响,以及如何改变。 在我们选择开着“好奇号”房车上路后的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服从我们内心的使命感,进入需要帮助的属灵的朋友的家里,深度地去服侍和满足他们的需要。


最喜欢“好奇号”的都是孩子们!在这个家庭里,孩子们可以在好奇里过夜,我们可以在他们的房间过夜,大家都多么开心!

我们发现我们越来越享受这种近距离、深度的、一起生活的服侍和辅导模式。曾经接待我们去家里居住的家庭也都期待我们能够再回去探望。我们欣慰地发现,我们在越来愈多的城市,都有了这样的服侍家庭在等待我们。




5. 服侍这些家庭的“硬件”

今早我们夫妇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们发现疫情期间发生了另外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我们以前一般只会辅导“软件”,就是关注一个家庭里面的成员之间的关系、互动和沟通方面的问题,但是在疫情期间,在朋友的空房子里,我们也有机会,服侍了这些家庭的“硬件”。 因为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很多人无法回家,或者需要照顾别处的家人,或者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暂时不能回自己的家住,所以家里会有了空房子。过去几个月来我们一共居住了三个房子,每个房子都有一个很奇妙的故事。 第一个家庭是在西雅图。美国疫情爆发后,西雅图要求民众禁足,我们在他家的地下室里,一住就是好几个月。我们与那家的孩子们建立了友谊,倾听了他们的心声,同时也有机会给家长提供了不同方式的家庭教育和亲子关系改进的建议。同时意外的一个收获是,我有机会分享给这个家庭如何归纳物品,如何清理家里,尤其是厨房。他们也跟我们学会了一些食谱。我们也趁机会跟孩子们只用英文沟通,好帮助他们适应以英文为主的交流模式,适应这个他们移民来的新国家。 第二个家就是我在湾区的朋友家。妻子是我多年的祷告伙伴 – 我们经常都会上线一起视频祷告。我们已经认识了30多年了,到现在还是会约时间上线一起分享和祷告。这个家的主人公夫妇都是我们夫妻常年最知己的朋友之一。丈夫是香港一所大学的教授,妻子在孩子毕业以后就搬去香港跟丈夫一起,然后疫情发生了,她也就继续呆在香港,房子也就空着了。 我们进去的时候,房子已经很久没有人住在里面了,到处都是蜘蛛网。我们新冠症状比较轻,为千在这一周的时间里面也都在继续上线开会。我看了几本朋友家里的书,也花了比较多的时间祷告和读圣经。但是这样过了两天,我就开始感觉需要动手做些事了。我需要有活动, 一个能让我充电的活动。而清理打扫房间以及归纳物品对我正是这样的活动。 在朋友家空房子里隔离的这一周里,我彻底地清理了家里所有的地板,归纳了孩子们游戏和各种电子用品的电线,把她所有的蜡烛装饰品都擦得清晰明亮。我还清理了她的厨房,把卫生间也彻底清理打扫了一次。 为千是一个 handyman(动手能力很强的人)。他从小到大就喜欢拆开家里的各种机械东西,然后重新组合,或者修理家庭电器。我记得几年前当我们还住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家的那台美国进口的洗衣机坏了,需要换掉一个中轴零件。修理商需要几千元的费用来换掉这个零件,但是为千觉得他可以自己修,因为如果有这个零件的话,修起来应该很容易。因此,他在出差回美国的时候购买了这个零件,放在行李里带回了北京,然后花了一小时的时间修好了这台洗衣机。 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为了省钱,但是为千说他很享受修理机械的过程,让他很充电。因此,在这个朋友的家里,为千也修理了一个不能使用的电源插座,给电车充了电,也修理了车库前面的监控摄像头等。我的朋友跟我说,真希望我们能多去她们家居住,因为这些都是她在香港担心却无法处理的事情。 现在我们已经完全康复了,正住在另外一个西雅图朋友空着的家里。她回国了,却因为疫情一直没法回来,都拖了半年多了。我们来这到她家的时候,发现她的车子的登记都过期了, 今年的房屋地产税没有按时交,人口调查也错过了没有参加。所以我们来到这里也是一样处理了这些她们很着急的事情,顺便开始把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重新整顿和清理。


6. 翻新房屋, 翻新灵魂

有意思的是,我们今年新冠期间居住的几个家里,为千帮忙修理了三个家庭的垃圾绞碎器,包括帮其中一个更换一台新的机器。


我们回国巡讲的时候,曾经在讲台上提到要处理好我们的情感垃圾。看来为千也在帮助不同家庭清理大家厨房里的食物垃圾!经过这件事,我们开始能理解,对上帝来讲,无论是情感上的垃圾还是厨房里的垃圾的处理都是非常重要。为千看到我把一个玻璃门都被厚厚的一层油覆盖着的烤箱重新刷新,转变成为一个亮晶晶的新的烤箱,就对我说,感觉厨房里的东西都被赋予了新的生命了。我看到他手中正在阅读的一本书,名字就叫做 Renovation of the Soul(灵魂的翻新),感慨地说,原来我们这个人生季节的使命就是 renovation – renovation of the home, and renovation of the souls in the home (翻新- 翻新房屋,翻新灵魂)。


这个空巢人生季节,我们不仅有机会去有孩子的家庭里辅导一家人,也在不经意间服侍了房子本身,同时让我们的精神得到了充电。这真的是很酷,因为万事互相效力,最后让每个人在各方面都能赢!我觉得我们的任务就是帮助一个一个的家庭修补需要修补和重新建造的地方,不限制在像沟通技巧和互动模式这样的”软件“,也包括修补需要处理的,跟家本身有关的“硬件”。


以前我读到过一句话,非常安慰我,是知道上帝不会浪费一滴眼泪,而会用我们的眼泪和每一次受难来造就和鼓励别人。现在,祂更让我们备受激励,因为我们自己知道,上帝也不会浪费我们因为新冠生病而居家隔离生病的这段经历,而是让每一方都受益。


我们不后悔离开“大象”,成为“跳蚤”,选择成为了“数码游牧人”, 我们也不埋怨自己一不小心成为了新冠确诊病人,因为我们清楚地看到,连患了新冠状病毒需要隔离养病的这段时间里,我们都能凭着信心,做有益的事,让万事互相效力。


而信心,是最强的免疫力。


想起来我非常喜欢的特蕾莎修女曾说过的这句话:

天下没有什么大事,只有心怀大爱做的小事。

在我们的这个特别的人生季节里,我们正在欣喜地实践,体会,和享受用大爱去做上帝给我们的每一件事,无论大事还是小事,因为天下的事一直都以爱来分别,而从来没有把事情分别为大小。






欢迎转发并关注:


36 views2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2 Comments


稚蘭 鄭
稚蘭 鄭
Nov 24, 2023

能自由自在地阅读佩蓉姐的文章,非常感恩🥹

Like
蒋佩蓉
蒋佩蓉
Nov 24, 2023
Replying to

能在这里自由的交流,也感觉很棒!😁

Lik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