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乐于付出

2017年6月20日

写在前面


在社会服务这个领域,我的母亲一直是我的榜样。这么多年来,她一直用她低调活出的人生来展示给我看到一个服务别人的生活方式是什么。这篇文章是《丰盈心态养孩子》里面的内容,我用这篇文章来开始为我将要讲的《服务商》课程铺底。这将会是妈妈商学院系列课程的最后一课,也是我母亲在我生命里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谢谢你,妈妈!










“没有什么非黑即白的事”

我十来岁时,和妹妹们住在加拿大,每年暑假就回到中国台湾和父母在一起。有一个特殊的暑假经历让我至今印象深刻。我和妹妹们对那些勾引已婚男人,使其家庭破裂的舞女感到很厌恶。当我们和母亲说到这些时,她却说,世上很少有非黑即白的事。


但我跟母亲说假如我是一个舞女,我就运用自己的聪明头脑去刻苦学习,然后获得一份诚实的工作,而不是干这种贪图安逸的生计。母亲没有和我争论或试图改变我的想法,她只是带我们到地下舞厅走了一趟,这次经历使我永生难忘。母亲花钱请了三个舞女,请她们和我们一起在舞池里跳舞,在吧台给她们买饮料,然后和她们聊天。


我相信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场面都会惊讶:一个穿着时尚的中年女性带着三个面容稚嫩,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少女走进舞厅,又请了三个舞女,随后在迪斯科灯光下少女们和衣着暴露的年轻舞女跳起舞来。跳完舞,年轻舞女的好奇心也被点燃了:既然这三个小姑娘也都会跳舞,为什么还要花钱请我们跳?我们喝着母亲给我们所有人买的饮料,在她们询问我们的背景时,我们也问了她们的生活,于是很快成了朋友。


通过第一手调查,我明白了母亲所说的“很少有非黑即白的事”意味着什么。其中有个舞女要供比她小两岁的弟弟读大学。她很自豪于弟弟既聪明又刻苦努力,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成为受人尊敬的成功者。她告诉我,既然她家不能供她上大学,而她又没有其他技能赚钱来供弟弟上学,那做舞女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另一个女孩的母亲遭遇到工伤事故,旧伤未愈,急需进行手术。可她父亲只是个临时工,她们也没有什么富裕的亲戚可以借钱,于是她向舞厅借了一笔钱来支付母亲的手术费,并计划等欠债还清后重返校园。


第三位姑娘来自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她父亲酗酒,经常殴打她和母亲。她宁可在城市里明亮的灯光下跳舞,也不要在家里那种紧张和悲伤的气氛下生活。


这次地下舞厅之旅是我在服务领域受教育的起点。那天,我的同情心被激发起来,希望母亲帮这些女孩逃离她们身处的环境。母亲告诉我,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我们有足够多的钱帮助她们所有人吗?我们怎样选择哪个人更值得我们去帮助?只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我不再看不起她们了,或是认为她们只是一些坏人或懒鬼。


事实上,我对这些舞女有了新的敬意,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处在她们那样的境遇下,我是不是会有同样的决定。里输入你的内容,请输入内容。



动机比结果更重要

我的母亲在“服务和施与”方面一直都是我的榜样和导师,因为她总是不断探察我服务他人时的动机,她会问我:“这个动机正确吗?”我富于同情心,然而,同情心的另一面就是易于养成一种所谓的“救世主”情结,把自己当作不可或缺的、高人一等的人,试图“拯救”那些需要我去拯救的人。在服务领域长时间学习后,我发现施者与受者之间的界线已经日益模糊,正如助人者与受助者之间的界线一样。让我们的孩子培养同情心和社会正义感的确重要,但同时我们必须走得更深更远一点,明智地引导他们这份同情心。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觉得帮助别人是很单纯的事,因为那时候没有什么看得见的回报。随着高校倾向于更重视那些一直投入时间和精力帮助别人的人,因为这证明了申请者的好品格,可以给他的“CQ”(品格商数,Character Quotient的缩写)加分,这一美好的事正逐渐变得复杂。_


在大学申请过程中负责指导学生的中学顾问们会鼓励学生做一些社区服务的工作,让他们的大学申请表看起来更有社会责任。在国际学校就读IB课程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的学生,要获得毕业文凭,必须履行 150 小时CAS(创造,行动,服务)的任务。


这种趋势让更多年轻人开始从事志愿者服务,也获得了服务机会。但与此同时,一些年轻人却常常不加选择地参与社区服务,以此来满足学校的要求,而没有真正利用服务的机会,为他们的心带来真正的转变。法定的或要求的服务使得服务行为本身变成了一项义务,失去了它真正的意义和目的。


北京四中的刘长铭校长说四中的老师鼓励学生自己组织起来,去帮助社会上那些不那么幸运的人,而不考虑此类行为能否带来个人利益,想以此在学生身上培养社会责任感。他还告诉我,在看到高中学生自我组织起来去筹款帮助贫困地区的失学儿童,在他们的美国大学申请和高考全部完成之后继续去贫困的地区义务支教时,他特别开心,因为这显示出学生们这么做,不是带着功利性的目的的,并没有考虑额外的奖励分。在这里输入你的内容,请输入内容。



贫穷精神

我们在美国生活时,我先生面试过一个申请麻省理工学院的亚洲男孩,他真是太棒了。这个男孩从八年级开始自修大学课程,而且成绩优异。他多才多艺,带来一些油画作品,美得令人惊艳称奇。除此之外,他还是个优秀的运动健将,曾代表他的学校参加全市的田径运动会。他父母为他付出了很多,从亚洲移民到美国,因此他可以利用在美国获得的大量机会和资源,从藏书丰富的公共图书馆到最高水平的运动器材、音乐和艺术工作室,还有来自社区的对他关爱有加的教练和老师。


面试过程中,他提到所有曾经帮助他发展才能的优秀老师,他们个个都不相同。我先生就问他:“那么,你为此做了什么回报呢?”这时,他尴尬地沉默了。回报他人的问题他从没有想过。他和家人沉醉于在这里获得许可,享用所有免费服务,忘记了或者忽略了这些服务是很多人花了大量成本才免费提供给大家的。


一位睿智的长者曾称这种现象为“贫穷精神”:龟缩在他们过去的贫穷状态里,因此不能慷慨大方起来,甚至在他不再贫穷后依然难以变得慷慨。你可以在一些富有的大亨身上发现这样的精神状态,他们从不为慈善事业捐献任何东西,宁愿选择在浮华的名利场中挥霍财富;在有些白领女子身上也能看到这种精神状态,她们收入颇丰,但生活得没有安全感,唯恐有人骗走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这两者都活在精神的贫穷状态里,在他们事实上已经富足之时,却好像没有足够的资源与他人分享。


不服务他人的人容易被归为自私的人,他们和那些出于错误的动机去服务他人的人一样危险,只是没那么明显。比如,当一个富商从一个大包里掏出许多捆现金,然后在闪光灯和摄像机前面,一捆接一捆地往捐款箱里堆,令人不由自主地要怀疑他捐钱的真正动机: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很好,还是真心帮助受难者。


还有一个商人资助一个穷困的男孩上大学,当他认为没有得到应得的感谢后,居然要起诉那个男孩,要求退还资助的钱。施与和服务他人的动机经常会混乱,所以一定要彻底诚实地检查内心的动机,确保它们不会在服务别人时左右我们,并诱惑我们陷于更糟糕的境地。在这里输入你的内容,请输入内容。

逃脱“救世主”情结

曾经,“救世主”情结迫使我努力做超人,来“拯救”那正与抑郁或沮丧相抗争、无法保住工作的人。


在我为一位朋友投入一整年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之后,她不仅不能让自己恢复过来,反而继续其混乱和绝望的生活。我对自己很失望,继而对她也很失望。我希望她能实践我的建议,当她做不到的时候,我就很不高兴,试图控制她、指挥她应该过怎样的生活。


当我意识到,我只是让她依赖我而不是在帮她靠自己站起来时,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救世主”情结已经阻碍了她。我很沮丧,因为付出得不到想要的结果。然而我终于发现,我对她的帮助是有条件的。我服务他人,其实是在服务自己,服务于我渴望被需要、被认可、被感谢的内心需求,以及自我满足,不是真正关心她的需要。


于是我开始思考我母亲的做法,她怎样坚持不懈地匿名资助穷苦孩子上学。我问她为什么不想要她的接受者知道是谁在帮助他们,她告诉我,她最讨厌在帮助一个有需要的人的同时,还要张扬自己。要张扬自己就用同样的钱去给自己登广告,不要利用一个陷入困境的人去做这样的事,要把两个无关的事情分开。


因为母亲亲身经历过。战争期间她家一度穷困,但始终努力奋斗以保持尊严,所以她明白让想要帮助的人保持其尊严是多么重要。在我们服务社会时,匿名对我们的动机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也是在服务中训练自己的强大方式。


承认我们的弱点

我想对服务而言,最好的动机就是意识到自己的弱点和局限。约翰·奥特伯格在其著作《你一直想要的生活》里说道:


我们受召唤而服务他人并不是因为其他人需要我们的服务,而是因为当我们服务时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事情。我们可以在欧内斯特·科特兹的佳作《匿名戒酒协会史》中发现这种区别。

在获得清醒后不久,比尔·威尔逊——在匿名戒酒协会的传说中以“比尔·威” (Bill W) 著称——意识到自己又要重新陷入酗酒的泥淖。绝望之下,他设法找到另一位酗酒者,鲍勃医生,向他倾诉自己的故事。最终,鲍勃医生也从沉醉中清醒过来,并和比尔·威一起成了匿名戒酒协会的联合创立人。


但比尔·威明白,说出他的故事的主要理由并不是要救鲍勃医生,而是假如他不对外说出而憋在心里的话,他就会再次陷入酩酊大醉的状态。比尔·威明白,这不是因为他坚强而鲍勃医生脆弱,所以他才能帮助鲍勃医生。比尔·威能够帮助他人,是因为他自己本身脆弱,而在帮助他人时,他就获得了力量。


真相逐步深入。当匿名戒酒协会出名后,比尔·威开始接受采访,作为这一组织的“创立者”开始声名鹊起。逐渐地,他变得过于忙碌,开始忽视自己的家庭,但他却告诉自己,所有酗酒者需要他。朋友们就将他拉到一边,对他实话实说:“你正走在死亡之路上。你认为你自己独一无二,异于常人——而这是典型的酗酒者思维方式。”


像比尔·威一样,我们不得不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并非超人。我们必须拥抱自身的局限。而这正是力量迸发的源泉……我们必须因为自身的脆弱而服务别人。我们帮助别人的理由不是因为我们坚强,他们需要我们。恰恰是因为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我们就将如一座绝望的废墟而终此一生。


为什么匿名戒酒协会坚持匿名?不仅在于作为酒精中毒者的人们可以参加匿名戒酒协会的聚会,又不对外界暴露真实身份。还有一个附加的理由就是,没有谁被许可把匿名戒酒协会当做个人获取声名的工具。创立者深刻意识到声名对人的致命诱惑。唯一途径就是保持酗酒者之间的同感而彼此帮助。


若干年后,一位长者告诉我,我能提供有效服务的最佳领域正是我弱点所在之处。现在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母亲能够高效地帮助穷人,因为她过去曾与贫困艰难斗争过,所以能设身处地地为穷人着想。她明白贫困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伤害他们,因为她曾经体验过同样的痛楚。在帮助他们的时候她也得到了帮助,因为她源于贫困的痛楚得到了救赎。



当你开始踏上服务他人的旅程时,你可能也会引导你的孩子养成一种服务他人的生活方式。只有当我们的社会是由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和关心弱者及贫困者的公民组成时,我们才会拥有一个真正人性而文明的社会。

欢迎关注与转发:



2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