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阿嬤的菜 -- 代代繼承的美好



感恩我的母親


今天是母親節。我要趁這個機會感謝我的母親。她在我的生命中有很大的影響,也一直是我非常愛和尊敬的一個人。我們的關係經過了各種各樣的風吹雨打,到今天,我非常珍惜我們之間寶貴的友誼。我自己成為了母親以後,也才體會到了做母親的不容易。今天的文章的主角就是我的母親,也是孩子們心中最親愛的阿嬤。


媽媽,祝你母親節快樂!







老一代跟孫輩有一種很特別的心靈聯結。孩子們小的時候,我記得對我們女兒們很嚴格的媽媽跟我說,“管教你的孩子是你們的義務,但是寵愛你的孩子們是我們的特權,因為我們作父母的時候已經過了。現在是我們享受孩子們的時候了。” 今天我想分享孩子們通過阿嬤的菜來分享他們童年對阿嬤最美好的回憶。



阿嬷的肉燥飯

By 林凯文


有一種盡人皆知的東西就是——外婆做的飯。外婆們做的飯就是整個烹飪界的模板,而世界上最偉大的廚師們常常會有衝動去複製自己兒時擁有過的感覺,那就是吃一頓外婆做的飯。記憶中味道……你懂我的意思嗎?記憶中的味道能夠定義你對菜品的理解,以至於無論廚師的水平有多高超,也無法令你相信他們烹飪出的味道會更棒。 對我而言,我阿嬷做的飯就是那一碗肉燥飯。這道菜讓我想起了自己對阿嬷最初的回憶,這道菜是我母親無法複製的,這意味着每次我去溫哥華看望阿公和阿嬷時都會想吃這道菜。我記得自己最初吃這個飯的情景是這樣的: 當時我就坐在擺放在廚房和電視之間的一個圓形小玻璃餐桌旁——平時我們就在那兒用餐,而不是在那個大餐桌上。我記得那個餐桌是鑲着金邊的,頭頂上掛着有着水果圖案的彩色玻璃吊燈。我們在那張桌子上做過很多有趣的活動,從摺紙盒子盛放我們吐出來的櫻桃核,到玩遊戲棋,或者只是看看電視。那台顯像管電視也是令人難忘的,就當時來說那屏幕尺寸算得上巨大了(大約是60寸,在上世紀90年代)!那台電視有兩扇木質的門,關住門的時候就會把電視屏幕擋住。那兩扇門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因為一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它們是如何讓那台電視消失在柜子里的。我們經常用那台電視跟阿公和阿嬷一起看《幸運輪盤》這個節目。 但是,說回到食物。所有阿嬷做的食物都能讓我聯想到那張桌子,以及坐在桌邊能看到什麼。坐在那兒,你能看到後院,還有他們家的哈士奇狗狗 Marco。我們一邊狼吞虎咽地一碗接着一碗吃着肉燥飯,一邊看着外面白茫茫的冬季仙境。有的時候,還能看到鮮花堆徹的彩虹。阿嬷做的肉燥總是肥肥的、多汁、咸香,非常地完美。配合蒸出來的白米飯和微甜的紅小豆(這是我最喜歡的小吃)—— 我們真是被寵壞的孩子。 令這道菜完勝其他菜品(她做的掛包、梅乾菜扣肉、日式便當等)的原因是,好像每次我們去看望她,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做肉燥飯。也許她知道肉燥飯是我們的最愛,就像祖母們總是會知道這類的事,也可能只是因為她喜歡做肉燥飯 —— 不管因為什麼,肉燥飯的香味總會讓我想起她。 從那時起,我已經吃過很多非常好吃的食物,甚至還在台灣本土最著名的夜市嘗試過滷肉飯,但沒有一家能和她做的相提並論。阿嬷做的肉燥飯是獨一無二的。我知道她會在這道菜里加入儘可能多的愛,讓我和我的兄弟們享用。而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像我們一樣享用阿嬷做的飯。



潤餅卷 -- 愛的行動

By 林凯恩


今年因為忙於工作,着實忘記了正式慶祝一下春節。幸運的是,過了春節一周后我跑去阿嬷那裡,有機會吃上一頓純自家手工做的晚餐,當然是出自阿嬷之手。這頓飯吃的是台灣版的春卷——潤餅卷(如圖),這餅一下把我拉回了孩提時代的奇妙回憶中,這回憶從我十幾歲到現在,歷歷在目。


回想起我對潤餅卷最初的記憶,我想到的是阿嬷準備各樣食材時的辛勤工作,還有她如何應對我和兄弟們做潤餅卷的抱怨。因為我們太懶了,以至於都不肯花時間把這麼多食材都好好的捲成一個卷。阿嬷總是耐心地幫我們卷出無比美味的潤餅卷 —— 只有高手才能做出來。雞蛋、花生碎、豬肉、新鮮蔬菜、香菜、豆腐、一點點芥末,所有這些都卷進新鮮蒸出來的潤餅里……香……時至今日,我都忍不住把這些春卷和阿嬷的神奇手法聯想在一起,我還在等着她幫我卷出那種完美的、對稱的春卷,我在今年的年夜飯上就吃上了這道菜。我還相信我的阿嬷 —— 其實是大多數的外婆們 —— 用自己做的食物向我們表達着她們最真摯的愛。這種服侍的動作,是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的。


在我的腦海里,這些春卷是最適合在家吃的食物之一,因為其中的食材種類太多了,只能用在家裡吃飯的方式來吃掉。有些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記住了家裡的披薩、餃子或是聚會上的甜點 —— 我記住的,是阿嬷的潤餅。





熱騰騰的粽子 – 满满一堆的幸福

By 林凯安


我的兩個哥哥和我似乎都對台灣的飲食文化有着明確的喜好,尤其是喜歡阿嬷做的飯。對我而言,最喜歡的就是粽子。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吃粽子的時候,當時就愛上了裡面肥肥香香的滷肉和滷蛋。那是我咬過的最香的東西之一。


粽子,要從炒一鍋香香的糯米開始


當然了,粽子頂上甜甜的、香香的、紅色的甜辣醬讓粽子更加讓人難忘。我記得阿嬷包好一個個粽子后再用繩子紮緊,把每一個粽子掛在懸於兩把椅子中間的杆子上。


阿嬤不僅是一個廚藝超級棒的主廚,更是一個有愛心和耐心教導徒弟們的師傅!


她會教我們如何包粽子,如何用特定的方式折第一下,然後把糯米放進去。


包粽子是一個創造的過程,因為每個粽子的餡都因每個人當時的感受而不同。

因此每個粽子也是獨一無二的作品。


包粽子真心難,但是也很有趣,因為我們在北京上小學的時候,我們都用長長的彩色摺紙條折成金字塔形狀玩。阿嬷教我包粽子的方式和這種玩摺紙的方式是完全一樣的,而我就成了學校里少數幾個會包粽子的人之一。其他會包粽子的人,也有着跟外婆學包粽子的相同回憶。當我們一起討論誰的外婆包粽子最好的時候,我和他們之間在小區里建立了一種非常友好的社團關係。對我來說,我阿嬷的粽子很明顯是最棒的。


一想起粽子,我的臉上就會笑逐顏開。那些藉著食物而相互聯結的時光,正是讓我深深對自己的傳統文化感到自豪的原因。有時我會遇到一些人,他們有着不同的文化,但他們對於食物和我有着相似的經歷,有時也不需拘泥於某種形式,也無論是何種文化,因為大家都能懂。對我來說,我所有的文化背景一直是社區中眾多承載着榮譽、創意、美好和神奇的食譜中的一部分,這些都是在我的家族中世代相傳的。雖然還是一樣的菜名,但每個家庭做出來的都會有些許不同。這和主流菜系會有很大不同,不像意大利菜,人們在探討菜品的時候,會說在意麵里多加個雞蛋或其他之類的。對於台灣菜,真是太獨特了,因為在美國,不是所有地方都有台灣菜的。因為每個家庭做的菜都會有些許不同,所以當我們聚在一起時,我們在自家做的菜中會發現獨特的地方,也會發現共同之處。


我最喜歡粽子的地方是就包的過程,這是共同之處。因為阿嬷住的很遠,所以她每次來的時候都會包一大堆,然後凍在冰箱里。當我想吃粽子時,我就從凍粽子堆里拿一個出來用微波爐微一下就好了。但這和以往不同了。缺失了在阿嬷廚房裡的那種興奮感 —— 廚房傢具和竹竿的擺放,把我們最喜歡的餡料放進糯米里,逐個包粽子的辛苦過程,還有期待熱氣騰騰的粽子剛出鍋的那個時刻,剝開粽葉,每咬一口嘗到不同餡料的滋味。還有,那種阿嬷看到我的開心所擁有的快樂,加上我們一起製作並且享受食物的過程中那種喜樂的聯結。 那個時候,我很愛看阿嬷擺開她的傢伙事兒,開工包粽子。沒有其他的感覺,能取代這種感覺。



包粽子最終收穫的,是滿滿的幸福!

29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