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问候原生家庭的苦恼

妈妈公主1:我一直不愿接受养父养母偏心的事实的原因在于我认为这样表明被否定,表明我不够好,表明不值得爱。我继续深挖,想起小时候养母的不安全感所以常常对我说,我的生父生母重男轻女,因为我没有招弟,加上我出生后被罚款导致家里唯一的一头猪被计划生育的没收,认为我没带来好运,所以才选择把我送掉。这些好像事实的话让我无法反驳。有内心里有很深的遗弃感。

养父养母常在我面前说我的生父母不是,我的心很难受,我感觉这好像是我的错。当生父母说养父母的不是的时候,我也很难过,好像觉得是我的错。


佩蓉那就拒绝继续听这样的言语


妈妈公主1:嗯,我长大了,不再是那时候弱小的我了。我要鼓起勇气发出自己的声音。佩蓉姐,养母在我面前说妹妹多好多好,我感受她在让我和妹妹竞争。


佩蓉那你就离开现场,拒绝玩。


妈妈公主1:回娘家时,妹妹常在我面前炫耀。结束娘家之行吗?


佩蓉是的。不再承担家庭的垃圾桶的角色。


妈妈公主1:这不快过年了嘛,先生早已经计划好了今年一家去娘家陪老人过年,想起过年要面对与老人10几天没有界限的日子就担忧。选择不去很容易,我还是选择去,锻炼自己被勒索时就结束行程。


妈妈公主2: 就如佩蓉姐说的那样,她们也是没有被教养过的“野孩子”。目前为止,我是两边娘家和婆家中唯一认识S的公主,阿爸宝贝的孩子,我必须尽早去面对学习处理。先生没有逼迫我一定要回娘家过年,孩子们也不反对,所以我选择去,当练习。


妈妈公主3: 我有30天没有给父母打电话,因为我不意识到是恐惧里的链接,近了怕,远了也怕。,而不是爱里的链接。我不想打电话。

这三十天我的内心其实很恐惧很忐忑😨担心妈妈责备我没良心,

担心妈妈会生气发脾气生病,给我打电话骂我或者让弟弟家鸡犬不宁

自责我自己是不是不够努力不够勇敢,自责我是不是没良心,为什么我不能勇敢去爱?


佩蓉直接表达你的想法总比继续不自由的被勒索要好很多。你自由了,对方也有中肯的话语可以反思。要是你不表达,对方只能猜测,而且猜测的理由最终总会归因于别人。因此对方也被剥夺了成长和改变的机会。


妈妈公主3:我能体会一些妈妈公主1的感受,所以分享一点自己的经历。

因为其实即使当时的我去打电话,也是出自恐惧,而不是出自自爱。(佩蓉姐元宇宙课程里提到情感连接的模式)。

感恩有XY 当时一直支持我,不想打电话就不打吧。30天就30天,我为你守望。

30天后的晚上,爸爸给我打电话了,说妈妈挂念我。第二天我打了电话,后面慢慢恢复联系越来越自由了。


佩蓉可以了解一下我在另外一个群里有关“平衡点”的一番话。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平衡点,也舒适了大家扮演自己的角色去维持一个平衡点。要是我们没有勇气去做不同的事情,不改变,别人也没有理由或动力要去改变。《家庭会伤人》里面的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在一个健康的家庭里,每个人都会在不同时候能做真实的自己而表达真实的自己,然后其他成员也能及时调整来保持平衡点。但是在一个病态的家庭里,每个人的角色是僵硬不变的。因此一个扮演英雄或救赎主角色的人永远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脆弱。同时,扮演那个大家都用来讨厌和出气的“坏孩子”也永远脱离不了TA的角色,因为每个家庭都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这个功能。其实无论你的角色是英雄还是坏孩子,对你都不公平,但是大家为了平衡点,都没有勇气做真实的自己,因此会继续扮演这个僵硬的角色,继续延续家庭里的病,继续活在谎言里。但是要是有一个人拒绝了自己的角色,其他的人就会需要调整自己,因为体系里的一个功能改变了。我的家庭体系就是从我拒绝扮演英雄的角色开始让大家都需要调整而开始改变的。


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平衡点。我不能告诉你,你的平衡点“应该”是什么,但是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平衡了的感觉是什么还不是什么。就像每个家庭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移动风一样,我们都需要一起寻找我们家庭的平衡点:



因为家里有不同数据和性格的成员,所以建立起来的家庭体系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每当一个成员加入或离开这个体系,这个家庭就又需要重新调整,找到新的平衡点。


家庭是这样,学校,公司,也都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们进入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公司的时候,都需要经历自己的适应期,因为自己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加入的那个体系也需要重新找到平衡点。


要是一个家庭体系是一个移动风,我的改变(狠狠对付自己,照顾自己)不可能不会给家庭体系带来平衡的失去。因此,其它的成员也会因为我的改变而需要摸索自己要如何反应和调整自己来为家庭体系找到新的平衡点。


我拒绝了扮演英雄的角色,允许了我的那个扮演“坏孩子”的妹妹进来“拯救”我的父母。我母亲也因此被破需要承认她一直都爱不了佩玲,她们才有机会和好。所以其实唯有我们有了勇气去做真实的自己,我们的原生家庭才有机会成长和改变。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非常非常痛苦的。要是我们身边没有陪伴和鼓励我们的“第二娘家”人,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有建立其他爱里的联结的亲密关系能给我们力量去面对过程会带来的撕裂和痛苦。


妈妈公主4: 佩蓉姐分析得太好了!真的是这样,我现在也不扮演家里的拯救者了,我那曾经以为永远烂泥扶不上墙的丈夫现在变得超级有责任感!


我也不扮演调解者了,那长年争吵等着我去调解的父母也不再吵了,可以和和美美的享受晚年生活了!


真的千言万语都说不尽对佩蓉姐的感谢~也特别愿意去帮助和我在一样困境中的人。



要是你不知道什么是情绪勒索,可以参考这些链接:


也可以在微信视频号里搜索周慕姿的 TED 讲座视频:“【情绪勒索】如何影响你我“


要是你想要了解如何脱离原生家庭的这些旧的,不健康的互动模式,

可以参考《改变带来医治》和《家庭会伤人》这两本书。








欢迎转发并关注:


9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