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流浪的公主,还是恩宠的公主?

2019年2月28日

by Grace



写在前面
Grace是北京妈妈公主团里的一个主力公主。每当需要找人帮忙编辑我那三年级水平的中文文章时,我总是会找 Grace 求救。我们之间也因为陪伴她建立和启动妻子团,有了很多关于信仰和带领团队的私聊,这让我们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也看见了Grace这一路走来的巨大变化。几年前第一次遇见她时,她还是个焦虑的妈妈。但是,现在看到她在群里这么轻松地解答育儿问题,还有帮助姐妹分析问题时,那种自信、温柔和耐心,让我不能不感叹她的确下了功夫去努力,所以她对自己的成长投资才会得到那么大的回报!很感恩在Grace 身上真的是看见了上帝的恩典,也感恩她的一家因为她的成长和改变,成为了越来越多家庭的祝福!
 
Grace一直在我所在的大V店智慧妈妈督导课带领督导群,作为其他妈妈的督导师。





我们应该活的像高贵的公主。

依靠我们丰富的内心做每日的决定,

而不是限于头脑的牢笼,

日子过得像难民一样匮乏而没有保障。

——蒋佩蓉 《佩蓉的妈妈经》

做个流浪的公主,还是恩宠的公主? 这是一个问题。

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英格丽·褒曼饰演的《真假公主》?电影中,俄国皇室的公主——安娜·斯塔西亚,因为突然爆发的十月革命而流落民间,当人发现失忆的安娜时,虽然觉得她长得很像公主,但没人知道流浪的她其实就是公主。有人为了得到皇室的巨额存款,仍然训练和培养这个“假公主”学习宫廷礼仪;然后,把她做为真公主送入宫内。虽然安娜的确是公主,但在皇太后最终确定她的真正身份之前,安娜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真公主还是假公主?在皇太后确定她的公主身份之后,安娜又是如何选择的呢?继续做一个流浪的公主,还是做一个恩宠的公主?

第一次知道自己拥有“公主”的身份,是因为佩蓉姐。在此之前,如果谁说自己是“公主”,我一定会认为她太自恋了!那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能想当然的用在自己身上呢?

但是认识佩蓉姐之后,我的想法改变了。她说,上帝很爱世上的人,在祂眼里,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宝贵和独特,并且独一无二!上帝极其珍爱我们,视我们为祂的儿女,所以我们当然都是公主!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在上帝那里有着极其宝贵的身份。原来,我也是公主!从此以后,我心里的上帝不再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令人望而生畏的严厉的神,而是我那在天上的、充满恩典、给我恩宠的慈爱父亲。

事实上,当我认识佩蓉姐时,自己的身心都已严重透支,处于崩溃的边缘。当时我的儿子乐乐四岁,已经上了一年幼儿园,而且是名牌公立幼儿园,每年央视春晚都会选拔这里的孩子们伴舞。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多家长都想挤进来的幼儿园。可是乐乐自从进入这个幼儿园之后,一年时间里,就从一个开朗、独立、爱笑的孩子,变成了畏缩、粘人、甚至郁郁寡欢的孩子,每天都被我们强行抱去幼儿园,走一路哭一路。(今年红黄蓝的事情出来以后,我忍不住回想,乐乐小时候在幼儿园时,会不会也被针扎过呢?这所幼儿园名气虽大,但却没有安装摄像头,家长也无从得知孩子在园里的真实情况。)

当年的我非常纠结,内心激烈交战,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顾孩子的状态和感受,坚持送他上幼儿园,让他从小就接受挫折教育;还是为了保护孩子而退园,不让他继续上了呢?不上幼儿园我担心乐乐没有同龄的朋友,影响他的社交能力,继续上幼儿园又担心孩子被伤害,到底何去何从?

我和先生开始为此事祷告。虽然当时我和先生已经认识上帝十年,但我们当时的光景很像“礼拜天基督徒”。生活是生活,信仰是信仰,生活中看不太出我们的信仰,信仰似乎也没怎么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礼拜天敬拜完离开教会之后,我们的信仰仿佛就留在了教会。有事才祷告,没事就把上帝搁在一边。我们早已失去了头几年刚认识上帝的那种热情。因为常常不祷告,所以,我们虽然为乐乐这事祷告了,也听不见上帝的声音,不知道祂是如何回应我们的。

但上帝不是小肚鸡肠的老头子,祂不会因为我们平时忽略祂,在我们寻求祂的时候就漠视我们的呼求。我相信上帝虽然没有直接对我们说话,但仍然以祂的方式回应了我们对祂的呼求——祂让我认识了佩蓉姐,上帝通过佩蓉姐这个“管道”来帮助我、引领我!

一天,一位妈妈向我大力推荐佩蓉姐的教育理念,于是我买了《佩蓉的妈妈经》。看书后,我发现佩蓉姐不但有博客和微博,还在带领“妈妈公主团”,于是我通过微信搜索,找到了当时的“上海妈妈公主团”。虽然我人在北京,但是渴望团队支持的我还是加入了她们的微信群。里面的妈妈们都非常热心有爱,我说了乐乐的事情之后,负责人Joyce和多妈May都建议我在佩蓉姐的微博留言,直接向她请教乐乐的事情该怎么办,她们说佩蓉姐一定会回复的。

于是,我给佩蓉姐写了一条长长的留言。然后,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佩蓉姐不但很快回复了我,甚至还留下了她的手机号,让我方便的时候打给她。简直不可思议!她名气大而且那么忙,居然把手机号留给我这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感动之余,我马上打电话给佩蓉姐。我永远记得那个声音——如此的温柔和亲切!佩蓉姐耐心听我说完乐乐的事情之后,又问了我一些问题,然后建议我给乐乐退园。她说,在孩子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父母一定要保护好孩子!

这次经历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佩蓉姐的慷慨无私、热情、有爱,以及面对别人的痛苦时,那种深刻的理解和关怀,一直在深深地影响着我。当时佩蓉姐一家正准备举家搬迁回美国,虽然有很多事情急需处理,但她仍然愿意把自己有限的时间给一个需要帮助的陌生妈妈。我想,这就是佩蓉姐身上特别吸引人的“公主精神”吧!一个真正的公主,不但会照顾好自己,让自己不断成长,同时也会乐于帮助那些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流浪公主”,使她们成长为认识自己的身份、并且满有恩典的“恩宠公主”。

从此,我开始了认识和接受自己的“公主”身份,并活出使命的恩典之路。

我带乐乐离开了那个幼儿园,并且如饥似渴地参加北京妈妈公主团的线下聚会。公主团的惯例是每个月聚一次,但每月一次根本满足不了我当时的需求,所以我“贪心”地同时参加一组和二组的活动,这样,一个月就可以聚两次了(当然,现在已经不可以同时参加两个小组了,因为佩蓉姐希望我们委身在一个固定的小组,这样才能有更加深入和敞开的交流)。

认识佩蓉姐、进入妈妈公主团之后,我的面前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大门。佩蓉姐和其他公主们的精彩人生让我发现:生活中充满了各种可能性,没必要过早限定自己和未来。我曾经认为,全职家庭主妇的生活将会是我的全部,一辈子就这样了。那时连我的微信名都叫“乐乐妈”,一心扑在儿子身上,整天围着儿子和老公转,没有自我,也没有自己的生活。佩蓉姐常说:当我们是个等待装满水的空杯子时,是没有能力给予别人的。自己都没有,拿什么来给别人呢?只有当自己先被装满之后,才有能力去祝福别人。

在妈妈公主团里,我认识了很多公主,并和她们成为了好朋友。这里的公主们都和佩蓉姐一样,很有爱、热心、乐于助人(这里我就不逐一提名感谢了)。除了分享生活上的各种经验,她们也很乐于分享自己拥有的各种学习资源。所以,进入公主团以后,受她们的影响,我也从生孩子后的不修边幅开始改变,重新做回孕前的精致女人。我不但开始重整自己的外在形象,还通过不断地学习来充实自己的内心生活。

通过公主们分享的信息和渠道,我不断参加各种讲座、培训和认证,从 Grace 老师的《从灵开始做父母》、黄维仁博士的《亲密之旅》、袁大同老师的《走出子女教育的误区》,到根基教育罗坚老师和高莉娜老师的《六A亲子教育》的讲师认证、以及汪源老师的《如何与孩子谈性》的讲师认证,袁大同老师的《盟约婚姻》讲师认证、刘婷博士的EFT(情绪取向)婚姻家庭治疗的初级认证,再到近两年学习的《祷告解决法》和《圣经辅导学》;由于自己是心理学专业,所以我又去考取了国家心理二级咨询师。

五年多来,我从一个整天围着孩子转、几近崩溃的焦虑妈妈,逐渐成长为佩蓉姐那样,不但能照顾自己、不断成长,同时也有能力帮助其他妈妈成长的恩宠公主。佩蓉姐鼓励我们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中,都去寻找导师来带领和引导自己。我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又认识了生命中的其他导师,所有导师们的美好见证如同云彩一样围绕着我,成为我生命成长中的极大祝福。

受到佩蓉姐带领妈妈公主团的影响,我进入公主团不久之后,就在佩蓉姐和另一位导师Grace的鼓励下,为身边有需要的姐妹们建立了妻子团。之所以是“妻子团”,而不是“妈妈团”,是因为有一些姐妹虽然暂时没有孩子,但是面对婚姻时,仍然有很多困惑和挑战,她们也非常需要团队的协助。充满爱心的佩蓉姐不但鼓励我建立妻子团,身在海外的她还愿意常驻到妻子团的微信群里服务大家,为需要帮助的妻子们解答问题。Grace老师也数次来到妻子团,为妻子们讲座和答疑解惑,还满有恩典地用微信一对一帮助有需要的妻子们。

有了导师们的榜样,我也很乐意把自己付费学到的东西不断地无偿分享给妻子团、公主团以及其他妈妈小组的姐妹们,我还曾数次应姐妹们的邀请,去她们孩子所在的那些学校进行义务讲座——《如何与孩子谈性》。我在学习我的导师们一直做的——成为祝福他人的管道,使恩典不断地流淌出去,活出水管式的人生。

几年来,妻子团的公主们和我一起在恩典中不断成长,她们和我一样,从需要帮助的“流浪公主”,逐渐成长为可以满有恩典地帮助别人的“恩宠公主”。有的公主自己在小区里成立了妈妈小组,有的公主成为其他妈妈小组的带领,有的公主蒙召去海外读神学,也有的公主成为了我的同工和我一起服务妻子团。妻子们被医治、被疗愈的成长过程中,她们的婚姻和亲子关系也慢慢从恶性循环进入良性循环。

从个人家庭方面来说:有些公主濒临破裂的婚姻不断被修复,现在的婚姻已经渐入佳境;也有些公主意外怀上二胎,迫于家人压力,差点放弃,通过其他公主的祝福和鼓励,勇敢地生下孩子,欣然接受上帝的这份礼物;还有些公主从紧张的婆媳关系中,通过“成长型思维”转换角度来看待问题,使婆媳关系得到修复……

从社会公益方面来说:公主们曾结伴去医院产科发放反堕胎的传单,也曾轮班去帮助未婚单亲妈妈的福利机构,服侍那里的妈妈们和孩子们,有为她们讲课的、有送书的、也有捐助衣物和其他生活日用品的……

妻子们成长的故事太多太多,真是数不尽的恩典!受佩蓉姐的影响,我曾带妻子团的公主们操练过大半年的每日感恩来数算恩典,她们的感恩见证还被佩蓉姐收录到《人生休止符》中。

“滋润人的,必得滋润”,这是佩蓉姐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的确如此!当我愿意把自己得到的恩典和祝福白白地给出去时,就成为了一个畅通的管道;当恩典和祝福通过我去滋润别人时,首先滋润的是我自己,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我自己无形中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通过浸泡在妈妈公主团的这几年,我从那种一心扑在孩子身上,不断索求帮助的水桶心态,逐渐成长为依靠天父的恩典和通过不断地学习,去面对生活中的各种挑战,同时还有能力帮助身边的妈妈们活得更自信、更精彩的水管心态。

成长之后,回头看看几年前让我焦虑万分、并因此认识佩蓉姐的“幼儿园事件”。我的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是一天到晚担心孩子受到伤害的“老母鸡心态”,现在是相信孩子在天父手中,就算受到伤害,也能在伤害中看到祝福的“老鹰心态”。

佩蓉姐推荐的《乖小孩大危机》一书中写到:“一个对你孩子来说的负面经验,经过审慎的教养,可以转化为产生怜悯心的学习经验。痛苦经常使人滋生怜悯……”当孩子遇到挫折时,如果我们正确面对,就能提高孩子的逆商。因为他承受过这种挫折和伤害之后,不但能学会如何面对,还能理解和帮助有类似经历的人。所以,当我们使用“成长型思维”的时候,会发现凡事都有天父的恩典,凡事都有天父的祝福。一切都值得我们感恩!

认识佩蓉姐之后,我不但当时就买齐了她的书,后来她出一本我就收一本。出于感恩的心态,我也会不时把佩蓉姐的书送给有需要的妈妈们。这些书中,《人生休止符》是我特别爱的一本。

佩蓉姐的《人生休止符》中提到:现代人忙、茫、莽、盲的状态,其实与“孤儿心态”有极大的关系。当我们是“孤儿心态”的时候,会缺乏安全感,所以会从各种忙碌中寻找安全感;而且很容易自怜,进而产生“受害者心态”。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总有刁民想害朕”说的就是这种心态。这种“孤儿心态”使我们就像一个空杯子,不但自己是空空如也的状态,无法倒出任何一滴水去滋润别人;甚至会向身边人不断地索取,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人都精疲力竭。空杯子心态让人疲于应付眼前的生活,何谈发现自己的身份、活出自己的使命呢?

无法活出自己的人生使命,是因为还不了解自己的真实身份——恩宠的公主!这种状态下,我们就像捧着“金饭碗”乞讨的流浪公主,每天为生活中的各种琐事发愁,连自己的身份和使命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帮助别人认识身份、活出使命了。只有当我们认识自己是谁时,才能真正脱离“孤儿心态”。当我们发现自己的真正身份后,就会逐渐明白自己的使命。当我认识到自己的真正身份之后,我也发现了自己的使命——在婚姻家庭方面帮助有需要的人。这时,我从“空杯子”心态的流浪公主,不断成长为“管道式”心态的恩宠公主。

做一个流浪的公主,还是恩宠的公主?

这个问题的答案完全取决于你做出的选择。

你是相信并接受自己的公主身份,活出不但滋润自己、也能滋润别人的水管式人生;还是不相信也不接受自己的公主身份,继续过着充满自怜、不断从身边人索取、只满足自己需要的水桶式人生呢?

文章的最后,我以《佩蓉的妈妈经》扉页上的那一段话做为结语,向我的妈妈导师——佩蓉姐致敬: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还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还在等待解放的公主们,

请像真正的公主一样,

抓住那属于你的产业,

去发现你激动人心的使命吧!


5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