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们未来的工作,还要去上班吗?


写在前面

我们刚分享为千写的有关我们为何选择组合式人生的文章。今天的这篇来于赫芬顿邮报的文章会更深的解释这个社会趋势,希望对未来的空巢人有所启发。


作者:乔纳斯·奥特曼

翻译:Maria


写于2015年1月20日

更新于2015年3月21日

35年前的这个月份,查尔斯·汉迪(Charles Handy )展望了组合就业者在未来的崛起。这种越来越流行的生活方式受到很多人的青睐,也包括我在内,由此引发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创意班。这些都体现在常设跑步机的工作站、变换办公室的新兴企业,还有众多的合作领域——灵活性已经成为常态。

2020年的职场,可能会是什么样子呢?今天和将来-我认为工作可能不是驻扎在某个具体的地方,而是关乎某项操作。工作行为的转变有很多种形式:不管是在Wi-Fi信号更强的地方,喝着更香浓的咖啡操作远程工作的时髦技术,在静修会期间参加一场常务会议,还是采用一系列不断扩展的强大技术来实现和促进合作的方法。

这种转变不仅限于数码或软件公司——它影响到了所有行业。Raconteur近日报告称,超过60%的跨行业高级专业人员认为,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正朝着某种体验而不是某个具体地点而转变。在这个新的领域中——不在乎你身处哪里,而取决于你在做什么——这对我的职业和个人生活都影响很大。

以下是我认为有助于我们捕捉这个时代精神的五点反思:


1. 重塑经济体

一个新的企业家群体,或者说代际流动,并不是由他们的年龄来定义,而是由他们适应的意愿和能力来定义的。特立独行者已经不再是游戏的名字了——它属于一个独特的群体,在当今高速变化的世界中最有可能茁壮成长。


2. 共享空间兴起

“众创空间(wework)”成为美国发展最快的新空间租客,这并非是一个孤立现象。今天,全球有近6000家共享办公业务。而五年前,只有300家。创业老手加里.门德尔(Gary Mendell)很好做出总结:“旧的办公空间模式已经过时了。”


3. 回收时间

很明显,自从时钟被用来协调劳作,实际上是用来储存时间的——我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都采用了“时间就是金钱”的思维方式。我们的工作时间、工作日和工作周都按盈利能力进行量化,因此与价值相关。


随着工作实践的进行,我就自己的霸道行为面临着一个决定性的岔路口。在一条道路上,我的职业是由技术所支配,而能让自己感到踏实的就是自己没闲着。另一方面,我对当下的体验要先于时钟,也先于自己总是能被联系上的能力。在这里,我可能有机会真正投入工作,发现我既喜欢工作,也喜欢玩耍。


4. 新的更有效方法

改变既定的商业惯例,以便应对更多的质疑和考察,需要我们转变政策和策略。曾经支撑它们发展的老旧企业不再适合一个青睐于高效与合作的市场。我认为,一个健康企业的未来以及由此产生的工作环境所需要的,是挑战已形成的“遮丑”文化。


5. 提醒一句

随着数码私人助理(siri)的兴起,以及工作外包和个人事务的流行,受提高生产力的吸引,我们会冒着失去一部分人性的风险。被联系上和感觉到被联系上不是一回事。


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心理契约受到威胁。我发现,基于忠诚度的合同及其提供的安全性正在被不太正式的安排所取代,而付薪方潜在的约束力也会降低。对一些人来说,收入水平的不确定性是无关紧要的,而像我这样更为事务导向的人将更喜欢新范式的津贴和灵活的工作条件。


然而,随着更多高技能、超专业化的组合式工作者坐在就业金字塔的顶端,还可能出现经济的分布不均。这就意味着中层职员的工作机会将受限。他们将跳槽到技能要求较低、无法充分发挥潜力的岗位。与人类所做出的选择相反,人工智能的反叛和智能算法驱动的未来数码时代,我们可能完全不再需要一些高度专业化的工作。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这一代人职业生涯中的三大支柱,X一代和当下的Y一代将继续领跑。根据这方面的权威,丹尼尔·平克(Daniel Pink),这三大支柱是:

  1. 目的;

  2. 自主性;

  3. 主导力。

当我加入这个群体,在自己所从事的工作中排列这些特征时,我可能会有机会找到具备持久意义的工作。

有关作者

乔纳斯·奥特曼(Jonas Altman)

社会网 (Social Fabric) 公司创始人。奥特曼所写的是关于工作和创造性。






欢迎关注并转发:


3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