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幕后英雄(1):上帝花园中的小花

2017年6月26日


写在前面 
多年前我开始为了《大学》杂志写一个新系列的文章。当时大众的兴趣都是眼前的教育,还有“成功”的指引和案例。但是我的心里非常了解一个人生命中最需要的是使命感所带来的方向,而使命感不是课堂能够教育出来的,而是英雄的榜样所影响出来的。要是我们成长中的英雄都是一些拜金主义的佼佼者,或者名利的赢家,还是体育和歌手明星,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价值观将会被这些偶像塑造。

我跟为千在教育孩子的这些年中,最关注的就是孩子们心里的英雄是谁。因此,我们家邀请来做客的人都会是不同社会阶层,教育水平,经济阶层,和不同行业的人,让孩子们接触了各行各业各种文化的人。也因此在引导他们的阅读的时候,我们会鼓励他们阅读不同人物的传记,并且在阅读的过程前后跟他们讨论为何会欣赏这个人,何处欣赏,何处不认同。这样,孩子们的价值观也会经过这种长期熏陶而被影响。因此,他们生命中的英雄会比较是一些幕后无名的英雄,不一定是一些在台上很吸引人注目的社会风云人物。

很可惜的是,我写了三篇文章以后,杂志的主编们看了内容觉得没有上刊的价值,所以这三篇文章只出现在我的博客和书里面了。这个月《妈妈商学院》的最后一课讲的是《服务商》。有什么内容会比真实的英雄案例更有说服力呢?我这三个朋友的故事激励了我和我的家人。今天这个朋友影响了全世界的教育趋势。但是另外一个朋友却影响了一个被世界忘记的孩子。希望他们的故事也能激励你和你的家人,让我们这个世界能够有更多走了不同的路的英雄。

在一生中,我们阅读过很多历史书籍:在那些书中,那些伟大的男男女女面对困难逆境依旧表现出大无畏的精神,并最终成就非凡不朽;我们也读到过那些伟大的思想家,如牛顿、爱因斯坦和其他一些天才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发亮,启发我们的头脑,推动人类进步。在我年轻时,我也曾想成为这些伟人中的一名。我曾梦想着捣鼓出举世瞩目的发明或者像超人蜘蛛侠一样英勇无畏,拯救世界。



5 年前,我有幸回母校麻省理工学院参加毕业 25 周年聚会。那些在我的少女时代曾与我一起苦攻物理作业笑泪与共的密友,如今久别重逢不免唏嘘感慨。我也乘机总结了一番自己的生活。我发现,这时的我们都有成就,也有遗憾。我并没有成为曾经设想的英雄,但是我用自己的小方式改变着世界。我也发现,那些感动过我的,并不是那些赫赫有名的财富 500 强的 CEO,也不是那些超级有名的大富豪。我的英雄们都是一些用自己的小方式安静地改变世界的“幕后英雄”。就拿我的朋友戴安来说吧,她在学院前门廊右边的 Massachussettes 大道骑自行车时发生车祸,医生曾经宣称她已经瘫痪了。但在3年多漫长的物理治疗后,她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大部分运动功能。虽然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但是如今的她已经重返职场,靠自己的力量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我想开一个专栏,专门讲讲这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无名英雄。也许他们的名字永远都不会出现在报纸的头条,也许只有那些他们最亲近的人才知道他们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何种贡献,但是我知道,他们都给世界带来了很多的正能量。我们也同样能成为像这些无名英雄一样值得尊敬的人,只要我们选择在这个浮华的世界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被半途遇见的纸老虎所打倒。这一系列,我想就由俞久平开篇。



我们的见面源于圣经研读。那是我第一次引导他人进行圣经的研读,自己紧张得不行。我本性就有些害羞,再加上要带着这些比我年纪大,看上去就比我成熟的师兄师姐研读一本我也不是那么熟悉的圣经,这实在是我能想到最让人紧张的事情。随着研读的进行,我开始放松起来。那些人都如此友好有耐心,看上去也是真的对手头的讨论很有兴趣。这其中有一个特别友好的家伙,长得跟个大大的泰迪熊一样可爱。他有着最友好的眼睛,问问题时口吻柔和,带着尊重。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因为他的友好而对此人印象深刻,再加上,他看上去真的对圣经了若指掌。而在研讨结束后,我才反应过来,在很多问题上,我给的答案都是错误的。幸运的是,读大学时我的圣经学习小组成员都跟他一样友好,我唯一知道的他的信息就是他所读的专业。所以,在我心里,他就是一个海洋工程专业的大哥哥。在这几个月之后,我才开始了解他。我清楚地记得,我们一群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通过公路旅行参加学生领袖训练营。我们的目的地是波士顿海岸的一个小岛,在到往目的地的船只上,俞久平在餐巾纸上用铅笔绘出那一条条海浪线,并不断向我们解释船只的运动造成的流体动力学。他说话的声音充满了对大自然的敬畏,解释这一科学原则时,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开放课程的诞生

俞久平是16岁就考入麻省理工学院,并一路绿灯在本校拿到博士学位的神童,且他最终也成为海洋工程系的教授,成为一颗冉冉上升的明星教授。在我离校后不久,他被任命为工程学院的院长 (Dean of School of Engineering), 这时,有关在线教育的可能性和收费标准在被沸沸扬扬地讨论着。作为世界技术领先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麻省理工学院在如何将学校丰富的课程等教育资源给更多有需要的学生提供服务这一领域一直走在前沿。俞教授坚定地主张,知识应该是免费的,对于那些有幸发现这些知识的人来说,不应该出于谋求私利,而是应该在发现的一开始就与他人免费共享,这样人类才能够携手创造更好的明天。在经过长时间的辩论后,开放课程 OCW(www.ocw.mit.edu)诞生了。这一大胆的举动是领域内的首创,第一次免费将一直封锁在学术象牙塔内的知识分享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在2002年伊始,只是小部分课程被挂在网上,经过了10年的发展,涵括了MIT所有课程的2100+多门课程都已挂上网。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些教学视频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包括中文,传播到了世界各地 (http://www.myoops.org/cocw/mit/index.htm)。其他几所美国顶尖高校,如哈佛、斯坦福、耶鲁,也闻风而动,将本校著名和受欢迎教授的讲座挂上网共享。接下来出现了TED(技术、娱乐、 设计) 年会。该年会将那些在商业、技术和艺术领域的大家集中在一起,与大众分享他们的知识,并把演讲视频在线免费分享。现在TED的演讲也被翻译成了中文,网易甚至开辟了专门的专栏集中所有的演讲视频。




可汗学院

几年之后,受 OCW 的影响,MIT的另一位毕业生萨尔曼·可汗与另一位哈佛大学毕业生创建了可汗学院,使教育在全世界范围内免费成为了现实。一开始,他们通过制定微积分的教学视频发布在 YouTube;现在,他们教授的课程已经超过千万个主题,为全世界有需要的人免费提供帮助。视频的主题涵括了从学龄前简单加法和减法一直到研究生级别的金融和经济学类。甚至连比尔盖茨都是可汗学院的粉丝,使用可汗学院的视频教他儿子数学。现在盖茨基金会是可汗学院的主要捐助人,这使得可汗学院有资金能聘请那些从美国顶尖高校毕业的最优秀的人才从事教学视频的制作,为任何想学习的人提供顶尖大学毕业生所提供的免费教学帮助。




开放课程

在2011 年 10 月,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宣布了开启一个联合项目---edX,旨在给那些在线学习课程的人提供一份证书。伯克利加州大学很快加入其中,斯坦福大学丝毫不落后,与其他15 顶尖大学一起建立 Coursera.org。这样一来,学术界和工业界的象牙塔知识的大门已经不只是打开一条细缝,而是已经敞开了大门!现在,任何人只要有一台联网的计算机,能通行无阻地免费享受到各个高校最顶尖的教学。


这次回到母校,我已经计划好了在俞久平教授的办公室停留十分钟,打声招呼,但是最后这十分钟的交谈延长成了3.5个小时。当他问我现在在做些什么时,我的回答是“我是 MIT在中国的首席面试官”,我的血脉里仍然深深烙印着MIT这个标示。他接口说,“好吧,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吗?”他那毫无表情的脸显示出了对这种职位或职称的完全无感,也硬生生地告诉我,我的回答压根就让他兴趣全无。直到我开始跟他分享我给别人的生活带来的改变以及遇到的那些温暖的人和温馨的小故事时,他的身子才微微向前倾,表现了极大的兴趣。俞久平很是羡慕我们夫妻能遵从自己的梦想,居家定居北京,而他很是愧疚地说自己只能呆在后方,“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实验,完成一些日常任务。”我暗暗吞了吞口水,表示这样的他实在谦逊得让人难以置信。难道他不知道,他一手推动的 OCW 影响了全球数以百万计的莘莘学子,是他满足了那些求知者日益增长的求知欲吗?但他看上去并没有想过太多,而是跟我们说起了自己最喜欢的历史人物之一,特蕾莎。他忙不迭地指出这并不是说特蕾莎修女,而是指“小特雷莎”。他之所以很仰慕她是基于后者的人生哲学:有些人是上帝的花园中的巨型橡树,但是她为自己是花园中一颗小小的欢欣地装饰着花园的小小野花而感到快乐幸福。俞久平说自己人生的抱负就是做上帝花园中的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为别人的日常生活增加一些欢乐和色彩。





我那天带着欢欣离开他办公室。这朵小野花不但为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和海洋工程部的人增添了颜色和幸福,更为世界上所有渴望透过互联网满足求知欲的人增光添彩。我满怀激情,希望能在中国,在北京的某个角落,也做一朵称职的为他人带来幸福的小野花。










欢迎转发并关注:


1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