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安全第一”的危险

2020年6月4日


今年是很特殊的一年。三儿子得了新冠肺炎,我问他的感受,他说很感恩。从他开始生病,到出院后回到芝加哥的公寓,他的室友们坚决不离开他,做饭喂他,并且照顾他。他说因为这场病,他收获到了一群生死之交的铁哥们,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一群他能充分信任,并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他们的朋友!


到处都没有“好消息”,但是我们一家人却在不断地经历着奇妙的恩典,以至于我们不断地感恩,这都是因为我们是一个不怎么“听话”的家庭。今年,我从朋友们口中听到最多的劝告就是——安全第一!但我所经历到的最深的奇迹,都是因为我们学会了与心里的恐惧共舞,婉拒了“安全第一”的劝告,向着黑暗直奔。


过去的这两天,暴动已经到了我的家门口。疫情期间,由于我们不能开房车出门,所以住在西雅图贝尔维尤城的一个朋友家里。我这几天听到最多的就是“安全第一,不要出门“。我想跟大家分享我们这两个不听话的人所看见的、所经历到的一部分,也想分享一些我们初步的、还不太成熟的反思。


一切都从看到这个视频开始....


这个白人女人是 Amy Cooper,纽约金融行业的一个“社会精英“。她在纽约的中央公园遛狗,却没有遵守规则把狗拴好,小狗在公园的观鸟区域乱跑,践踏了不少植物。另外一个正在那里观鸟的观鸟爱好者 Chris Cooper(照片中的同姓,没有血缘关系的黑人)提醒了 Amy 要遵守规则,拴好她的狗。可她不仅没有道歉,更没有把自己的狗拴起来,反而开始跟 Chris争执。他 没有回应,只是说,要是她不停止,他会拿手机录下视频。Amy 开始威胁 Chris说, 要是他敢这么做的话,她会打电话给警察报警,说她在中央公园遇到一个黑人要威胁她,而且还用了很“政治正确”的“非洲美国人“ (African American)这个词语。


你可能不知道这个视频为什么会激怒全美国人,但你可以想象一下,要是你对一个美国人提出这样合理的要求,对方不仅否认,而且反过来攻击你,跟你说:她要去跟你的校长说,有一个中国人要抄袭她的论文,因为她深知美国社会中有一部分人对某些种族的人有些刻板印象 (stereotype),并且会利用这点来恶意伤害你,你会如何反应?Chris Cooper很冷静。他保留了视频记录,万一警察来了,因为偏见而想象是一个穷黑人要去抢劫这个“社会精英”的钱的时候,他就能有证据保护自己的清白。的确,警察到了以后,看完视频就离开了,说Chris没有违法行为。之后,Chris 的姐姐把这个视频上传到她的Twitter,没想到全国人民都气爆了。美国一直存在着对黑人的歧视。为什么这次的反应这么大?因为美国社会精英阶层的人,尤其是“政治正确”的人们,都会坚持大家要使用政治正确的言语来“尊重”黑人,但这次却露出了真面目,让大家看到当她自己的“方便”受阻时,就会利用她所懂得的社会潜规则来欺负对方,剥夺他本应得到的公平和公正。


这个视频发出来以后,我们发现有很多黑人领袖出来跟媒体说,目前美国最危险的不是那些公开歧视黑人的,像KKK这样的组织,而是那些伪善的“政治正确”的人,因为归根到底,他们一边说会保护和尊重黑人,但是另一边会剥削他们,因为他们从心底瞧不起黑人。我认为这是这次街头抗议的起点。


不久以后, George Floyd (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的视频就流传出来了。美国的一些城市就开始暴动了。上周六晚,西雅图市中心暴动,很多商店都被破坏,很多商品丢失。我们听到消息之前,正准备要参加主日敬拜,为千看到新闻报道说,有普通居民主动去市中心清理被破坏的现场。我们自问:什么是上帝最喜悦的敬拜呢?答案不言自明。我们马上出门,上脸书搜索 cleanup downtown Seattle,就看到了这群正在行动的自愿者们,他们也告诉了大家需要自备什么工具去帮忙。所以我们路过商店时,就买了扫把和垃圾袋去了市中心。


我在车里拍了这张照片,因为我感觉好像置身于一部科幻片中。下面是我记录在朋友圈里的文字:“今天是五旬节主日。我们一大早开车去市中心做义工参与清洁。在车里看美国火箭的航空员降落到国际空间站,而我们却在准备着口罩,面对疫情后第一天开放的西雅图。这样的反差让我有种梦幻般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一样……“


到了目的地以后,我们发现有很多比我们早到的人,所以街头大部分的垃圾都已经被清理掉了。

还需要清理的地方都已经有一群人在干活了!



我们夫妇四处走着,寻找需要清理的地方,但是我们发现,最需要的不是扫地和清理垃圾,而是擦掉墙上被油漆喷的到处都是的涂鸦。可我们没有清理这些油漆的工具。


在犹豫下一步要如何做的时候,我们遇到了这位女士,她两周前刚动完手术、不能用力劳动,但她买了一大袋子的油漆清理工具,到处寻找像我们这样没有工具、但是能出力气的“劳动力”!



我们加入了她的团队,一条街一条街地把墙清理得干干净净。


在清理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很多让我感动到咽哽的画面,包括很多全家出动的人们。有些带小孩子的不方便干活,或者家有青年孩子能一起行动的,都是拿着水、热饮、星巴克、自己家里做的点心、爆米花等等,四处走动发给正在清理的自愿者们。我离开以后才想起来,很遗憾没有拍下这一画面。但我也因此决定了,要用镜头捕捉另外这些正在做着很重要的家庭教育的家长们:

这是一个父亲,正在街头上教自己的儿子,如何使用压力清洗机来清洗砖墙上的涂鸦。原来英雄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另外这两个妈妈正带着自己的女儿们,教她们如何喷洗洁剂,如何刷墙。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家庭教育,因为她们在用行动展示给孩子们,什么叫做“爱护我们的家园”。


跟我们一起在街上的队友们有不同人种,也有不同职业,其中包括:黑人、亚裔、白人、印度人、菲律宾人、印第安人;也有警察、工程师、律师、老师、家庭主妇、孩子和猫狗。让孩子们最兴奋的一刻就是靠近并拥抱在街头的警察们的时候,他们都会从口袋里拿出警察牌的贴纸,贴在这些充满自豪的孩子们身上,好像今天他们得奖了一样!看着这一幕,我觉得我也得奖了!


有这么多人出来主动清扫,不到中午,街道就被大家清理完了。我们就去附近的中国城吃午饭,没想到遇见了在那里清理街道的朋友们!他们鼓励我们继续参与,去支持脸书上那些被破坏的、正在寻求帮助的店面。看到群里的互动,我又被感动得流泪了!


每当需要帮助的店主发布信息,马上就会有人出来帮助。能帮忙的人就上街,四处游走,寻找有需要的店主。


警察也来了,在公园里面排列。我们离开之后才发现,原来市长要去那儿面对群众,跟抗议者们对话。


下午回到我们居住的城市时,群里的朋友们给我们发信息,让我们不要外出,安全第一!因为暴民们要来我们的城市贝尔维尤了。我看到为千穿鞋要出门,就问他要去哪里,他说不能呆在安全区里,因为他很好奇,当爱照在黑暗里时,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认为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就跟他一起出门了。


当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有点忐忑,然后我们开口祷告:圣灵,请你带领我们,指引我们的路吧!当路过我们在疫情前聚会敬拜的教会时,我感到圣灵在带领我们进去看一看,进去才发现:教会的停车场竟然是一个防恐基地:


所有的消防车和警车都停在这里。这让我想起来:当地的这家教会设计这个建筑物时,就是要让它成为我们这个城市的避难所,这所教堂也是我们的城市中防震级别最高的建筑物。建造者希望教会是城市里最安全、保护力最强的一栋楼。我前面有一个消防员和警察在皱着眉头谈话。我走向他们,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们冷漠地看着我,带着疑问的表情问我要什么?我跟他们说,这是我敬拜的地方。我只想跟他们说,谢谢你们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我们,我们很感激你们,我们爱你们,我们想要为你们祷告!然后我就哭了。他们也开始哽咽了。后来,那个警察说:我们非常需要你们的祷告!请继续为我们祷告!就这样,我们就一起手拉着手,祷告上帝保护我们的城市,降低损失和伤害。然后我们就离开停车场,让他们继续做准备工作了。


突然间,我义愤填膺,我开始宣告:魔鬼,这是我的家,我不允许你来这里偷窃、杀害和毁坏!我不允许你来这里做乱!我想到摩西曾经问上帝:要是所多玛城里只剩50个义人,上帝会不会毁了这个城市?上帝说:不会!他一直追问到如果只剩10个呢?上帝都说:不会!我就在群里发信息给教会的弟兄姐妹们,请他们为我们的城市祷告,我相信上帝会垂听,会保护我们的家园。


我们又路过了一些离市中心很近的房子,发现有一排人站在路口:

他们出门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不让外人开车进去。于是我们过去跟他们聊。他们说,开车来这里的,都是一些青年人,他们来这里打破玻璃、砸东西,都是为了拿名牌皮包、手机、奢侈品,然后一箱箱地搬进自己的后备箱,之后再回商场里搬更多的东西出来,直到后备箱都装满了以后,再让另外一辆车开进来继续搬。为千说,这些孩子们都在 Twitter 上面晒他们所拿到的东西,也通知朋友们赶紧趁着还有货抓紧机会来拿。站在我旁边的一位老人跟我说,这些孩子们都没有爸爸。然后他不断地向着这些路过的孩子们温柔地喊:“Go Home!"(回家吧!)我们也一起齐声喊:回家吧!


同样都是孩子,前面这些有爸爸妈妈培养的孩子们,正在学习怎么做英雄,拯救和修复孤儿们所破坏的。后面这些没有爸爸的孩子们,却正在沾沾自喜地“占便宜”。不知道是谁赢了,谁输了呢?我的怒气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为这些孩子们的悲伤。


为了弥补我们上午错过的华人敬拜,我们通知了住在不同城市的儿子们,一起上线关注一个教会的线上敬拜。那时,刚好听到这两个牧师的对谈:

这是我所听到过的、最好的有关种族歧视的对谈,比任何讲道都要深刻。这两个牧师是毕生的挚友,他们的孩子们也一起长大。这位黑人牧师说,对于种族歧视的对谈需要从教会开始,也唯有教会才有答案,因为唯有我们才愿意为彼此挡子弹。之后,我们林家人上线一起讨论我们所听到的,一起反思我们能做什么来建立桥梁,而不是延续仇恨?


我们都开始行动了!


之后,我们看到新闻报道后再次流泪了,因为记者录下了我们贝尔维尤的总警长跪下来跟抗议的群众一起祷告的画面,并且把他们之间的对话都记录下来了:


我把总警长前30秒的话用文字记录下来,跟大家分享:


"What happened to George Floyd was wrong. It was a crime. The officers that were involved need to go to prison, for justice, for George Floyd and the entire African American community. We’re with you! We are with you, not against you. I’m telling you the vast majority of law enforcement, and I can tell you 100% here in Bellevue. We saw it, and we condemned the behavior. We make sure that that is never going to happen here. We embrace all of you. God bless you.


发生在乔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是错误的。那是犯罪!为公义的缘故,为了乔治·弗洛伊德以及整个非裔美国人群体,涉案警官必须要被送进监狱。我们和你们站在一起!我们是你们的支持者,而不是敌对者。告诉你们,绝大多数的执法部门,特别是在贝尔维尤这里所有的执法部门,我们都看到了,我们谴责这种行为!我们会确保这一切不会在这里发生。拥抱你们所有人。上帝祝福你们!"


视频里面有一个怀着苦毒的黑人领袖,一直在不断地质疑总警长,但是不到一小时,总警长就以“我会用行动让你看见我的诚意”,去化解了他的仇恨。


总警长是个基督徒。一场可能随时升级和恶化的冲突,因为他谦卑的屈膝,像父亲一样去跟这些孩子们对话,聆听他们的心声,不但把一场危机化解了,而且使它成为了一件美好的事。


这让我想起了索尔仁尼琴的这句话:




周一早上11点,朋友去贝尔维尤的市中心参与清理工作时,发现全部的工作都完成了。新闻报道说,有300多人一大早就去市中心清理,很快就完成了全部的工作,而且损失没有预料中的那么严重,我们的城市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了。

出发去超市买菜之前,我在脸书上看到朋友分享的这个照片:

这个黑人爸爸说,他在自己的社区里散步的时候,都要牵着女儿和小狗出门,不是要保护他们,而是因为他需要被女儿保护。要是他带着他们,别人看到他们以后,就会觉得他是一个负责任的爸爸,一个住在附近的邻居。要是他自己一个人走在街头,很可能会有人报警,叫警察来把他赶走。看到这张照片以后,我发现我自己也会有这种判断和担忧。其实,我是问题的一部分,但是我也可以成为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在超市里,我偶遇了一个带着口罩购物的黑人。我走过去跟他说:你好!我是 Rossana,是你的邻居,要是以后你需要一个人走在附近,我愿意跟你一起走。我们都是好邻居。他把口罩摘下来,跟我说:我很喜欢中国人!

仇恨不是靠国家法律、党派政策或外在因素来协调和化解的,而是在我们先对付了自己内心的黑暗以后,通过一个人与一个人之间的理解,一个家庭与一个家庭之间的友谊而化解的。只要我们愿意放下“安全第一”,以爱来战胜我们对彼此的防备,我们就有机会去认识我们的邻舍,然后发现:其实我们并不是那么的不一样。






欢迎关注并转发:


1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