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十分婚姻》第八关:C & Y 处理情绪的案例

2020年7月2日


写在前面

这两周是很特别的时间。我们的两个线上系列课程都在结尾和总结,也有很多学员们分享了他们非常感人的转变的故事。今天的文章是一个《十分婚姻》线上小型课程的一对夫妇的作业。我们督导过很多对夫妇的婚姻和家庭生活里的方方面面。最感动我们的就是每一次有一个人愿意放下自己旧的应对机制,尝试新的反应,从而获得突破。谢谢这对夫妻的勇气,抓住了冲突的机会而获得了这个宝贵的突破。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够激励还在路上的夫妻们,不要放弃对付自己,赢得你们也能得到的突破。谢谢 丈夫C 和 妻子Y 允许我们夫妇把他们的故事发布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第八关的作业

1. 跟你的配偶一起准备好50-100条你为对方感恩的清单

2. 你以前如何处理自己的悲伤?愤怒?恐惧?

3. 你以前如何反应配偶的悲伤?愤怒?恐惧?

4. 你要如何改变对自己的悲伤,愤怒和恐惧的处理?

5. 你要如何改变对配偶的悲伤,愤怒和恐惧的处理?




每每想起这课的作业,总是被第1条吓到。好像需要花好几个小时两个人在一起商量讨论才能完成,以致拖了这么久。特别感恩的是,在周日(6.7)上午,发生了一个堪称经典的情绪案例。而我们两人也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次宝贵的操练功课的机会。分享之前,先回答一下过往的我们是如何处理自己和对方的情绪的。

丈夫 C:

以前如何处理自己的悲伤、愤怒和恐惧?

看到这个问题,其实我是非常茫然的,想了好半天。发现自己好像这么多年,几乎都没有明显地表达过这些情绪。最多是屈指可数的发怒,悲伤和恐惧是什么感觉,我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就是我的情绪不能正常地表达出来。那么我肯定是用了其他的方式去“发泄”了。的确是这样,以前的我会选择一个人躲避起来,进行自我破坏;与此同时,对世界和家庭来说我就处于缺席的状态。这似乎解释了我在第一课、第九课中的核心问题。


以前如何回应配偶的悲伤、愤怒和恐惧?


妻子Y 是一个情绪会爆炸式输出的人,特别是愤怒。我自认为在应对她的情绪上颇有经验,也称得上称职。但是也难免会陷入被“情感勒索”的困局。就是会有强烈的应激反应,无论她是因为什么原因产生了负面的情绪,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做错了什么?我要做点什么,说点什么,来帮忙她好起来。”这其实也是通过这次的案例深刻认识到的。


妻子 Y:

以前如何处理自己的悲伤、愤怒和恐惧?


由于原生家庭的原因,Y 从小许多负面情绪的表达都被压制了。“不可以这样”,“我不喜欢你这样”等言语的表达和情绪的压制,让她渐渐地只学会了用一种情绪来表达悲伤、愤怒和恐惧——发怒。


这段时间Y的父母帮助我们,主要是照料老大(22个月);我们留意到当大宝在哭的时候,仍然会听到上述的声音。我便有意地插嘴说,让大宝哭出来,没关系的,哭完再说。




以前如何回应配偶的悲伤、愤怒和恐惧?


前面说了,由于我几乎不表达我的情绪,或者说无法表达我的情绪,所以Y 对于我的情绪也是非常陌生的,如何回应更是无从谈起。看了前天实际发生的案例,就能感受到了。




今天我们一起大哭了一场,

in a good way。


起因 C 提起落后同龄人的事,因为最近常常听到看到一些变化,这个话题这段时间我们经常提起。就是感叹我们好像从物质上落后于这个时代身边的同龄人甚至90后的年轻人,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而这次我想起了过去的种种,说白了的确就是翻旧账。但是我没绷住,内心害怕重蹈覆辙的恐惧和对未来的没有信心和绝望,让我在主日直播结束后直接抱着老二在卧室啜泣了起来,虽然没想让 C 听见,但他还是发现了。在他的追问之下我说出来了,其实我隐隐觉得不该说,但好像又侥幸这样做能否让他有所醒悟呢?事实证明侥幸心理不可有。出于自己的问题丢给别人并不会带来好结果。


说完我在客厅等待他的反应,他放下二宝出来。我心里有个声音说,他大概想开溜。果然,他默默拎起包换了衣服准备像以前一样,在冲突后逃离,因为这次他无法应对我的情绪。他告诉我他感到我在翻旧账,很绝望很没有盼望。而我仍试图让他积极一些,并且希望他不要做错误的事情来对付自己的情绪。


几句话之后 C 意识到此刻是他操练一项重要功课的机会——认识并且正确处理自己的情绪,这一直是他的软肋和问题,他坐下来准备抓住这个机会。然而一开始的几句话让我很生气,因为他告诉我这方面他就像个病人一样,需要医治,需要被接纳,他感到我应该更好地处理那些负面情绪而不让他看见 ——— 这话险些让我打断他,我觉得“怎么这么自私呢”。但是还好,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告诉,不要生气,聆听,然后鼓励他说下去,鼓励他表达自己的感觉。于是我继续听。


他继续说:听到了我的这些话,让他感到自己很差劲,很绝望,以后都不敢跟我讲一些话了,甚至想一了百了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无法积极一些。说到这里他哭起来,哭的很大,让我很震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哭。但同时我感到我们因着脆弱而联结在了一起(更深的情感联结)。



他哭着告诉我他需要的不是这些(是指他与我分享软弱,结果我被他的软弱击打,更加没有信心)。他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够刚强一些,鼓励他,告诉他我相信他。到这里我已经感恩极了,我相信是心里的声音带领我们走到这一步的,我们从来没有在情感上走到这一步过。有机会如此深入了解他的需要。在我开口前我也祷告让我说合宜的话,然后我表达了接纳,赞赏他的勇气,以及感谢他告诉我他的需要。并且对自己的不当处理抱歉,这次是真心的抱歉——的确是我的问题。


很感恩,他提醒我下次我可以直接回绝他的追问,告诉他这是我和上帝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他来处理。原来这么多年,他已经产生了应激反应——他觉得他要对我的情绪负责,我不高兴他就要来处理。以至于当我不想情绪勒索他的时候(我真的不想吗?人心是诡诈的),他依然感到被勒索了。说着说着,他说感到第八课的作业完成了。可不是么,满分!唯一需要再改进的是在他一开始哭的时候我就该拥抱他,而不是递纸巾。嗯,知道了,下次我会改进。




C 有话说:

Y 从她的视角记录了这次情绪危机。事实上,我自己也被自己的情绪表达惊到了,哭着说出来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这么多年都能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情绪,而正确的表达原来是这么的舒坦。在讲完自己真实的需要后,Y 的回应我一开始都有些不敢相信,反复确认了几次,才确信她是接纳我的。


所以,通过这次成功的案例,我们已经完成了这次的作业了!噢,还有彼此感恩的50-100条,这个换个时间再写。我们先把这最热乎的作业分享给大家。






欢迎关注与转发:


13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