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做家庭怨妇,还是妈妈公主?| 蒋佩蓉访谈

2018年03月01日


《境界》独立出品【元宵节特稿】 嘉宾| 蒋佩蓉 采访| 文君 很多年轻妈妈抱怨丈夫是妈宝男、是巨婴男,抱怨自己的丈夫不担当家庭的责任,其实她们自己也在复制自己父母辈的悲剧,只是她们还没有意识到,她们正在把自己的抱怨和自怜,孵化成一个以后占有孩子世界的情绪锁。其实很多妻子也没有离开父母,需要父母带孩子。 蒋佩蓉:婚姻、亲子和礼仪专家,前任麻省理工学院中国总面试官;畅销书《佩蓉的妈妈经》和《丰盈心态养孩子》等作者,与丈夫合写出版《给孩子一个间隔年》和《人生休止符》,目前已写完新书《佩蓉的妈妈经2》,还在等待出版中。

很多抱怨丈夫的妻子也是妈宝女

文君:继《佩蓉的妈妈经 1》之后,您又在写一本新书《妈妈经 2》,您一直想帮助中国的妈妈们,您觉得她们面对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蒋佩蓉:中国文化是建立在儒家思想上的文化,男主外,女主内,这是根深蒂固存在我们每个中国人骨子里的东西。家庭建设中爸爸很难参与进来。为什么现在每个妈妈都这么焦虑?因为妈妈的成绩单就建立在她的家庭上,她在外面事业再成功,她的家庭,她的孩子没进入名校,成绩不好,她这个女人就没有价值。除此之外,为什么爸爸不能参与,还有一个原因,好多妈妈都有完美主义倾向,她不能失败,所以爸爸在那边似乎碍手碍脚。她从喂奶开始就把爸爸推出去了。即使妻子不将她推出去,妻子的妈妈也会说:“你去外面搞事业,别来做家里的这些女人事。而基督教的价值观是要丈夫担当家庭责任的。

文君:可是我看到微信朋友圈里,妈妈们互相传播互相点赞的文章,反而恰恰是在抱怨丈夫是妈宝男、是巨婴男,抱怨自己的丈夫不担当家庭的责任。

蒋佩蓉:对,其实,这些抱怨、点赞的妈妈也正在制造妈宝男女,她们也正在包办自己的孩子,她们没有在让孩子更强大,因为阴盛阳衰,这个阳,要从哪里介入?要从爸爸那边。丈夫是妈宝男,妈妈的精神寄托,要转移到谁的身上?当然是孩子身上,那你能保证你的孩子以后不会是妈宝男妈宝女吗?其实正在点赞和抱怨的这群妈妈在复制自己父母辈的悲剧,只是她们还没有意识到,她们正在把自己的抱怨和自怜,孵化成一个以后占有孩子的世界的情绪的锁。 文君:这些抱怨的妻子们是不是也可能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了?

蒋佩蓉:对,但这还不够,她们要怎么解决?心理学能给你一个诊断说你有什么病,但它没有办法给你解决的办法。除了呼吁、喊口号,骂爸爸,骂巨婴,有没有什么答案?没有。痛快,大哭一下然后回去,又看到那个男人,又很不耐烦,又很讨厌,但根本的问题是,孩子要离开父母,跟妻子合为一体。

其实很多妻子也没有离开父母。为什么?需要父母带孩子。孩子不是她自己带的,她自己在外面忙事业,那她凭什么抱怨?我们都要离开自己的父母,跟我们的丈夫、妻子合为一体。我们生了孩子以后都是从零开始。所以没有人比谁更能干。我们妻子就是多了可以母乳喂养孩子,我们没有比丈夫更会换尿布,更懂这些知识。但我们从孩子一生出来就占有了孩子,不让爸爸介入,嫌他碍手碍脚手忙脚乱,一切都要我来控制我来包办,可能就是从孩子出生的第一年就养成了这个习惯:我要亲密依恋我的孩子,爸爸就去隔壁睡觉,因为爸爸要去外面工作养家,所以他要有好的睡眠。等到这个模式凝固以后,你发现这个婚姻已经冷了一大半了。所以抱怨、诊断、巨婴这些全部都来了,但没有正确的答案。我们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是什么?是能跟我们的配偶合为一体,不是跟我们的父母还没有切断脐带。

文君:现在国内的教会该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蒋佩蓉:有时候有的教会可能正在复制儒家思想,但我们不承认这一点。为什么每一次有婆媳问题,有牧者会劝妻子要顺服丈夫,要好好孝敬父母,但却不去劝丈夫你要离开你的母亲,你要立界限,因为跟你合为一体的是你的妻子而不是你的母亲,为什么教会每一次教导,总是要叫妻子要忍着,有时候我们会把我们文化里面最病态的东西宗教化,我觉得这是上帝不喜悦的。因为上帝创造的男女要离开父母,男人要做家里的头,是要做仆人服务整个家庭,他是要舍己、放下他的生命来服务他的妻子。但实际是有很多巨婴出现,然后教会说:“你看,他是头,你全部都要听他的。”妻子就觉得,这个男人凭什么要做头?他连做一个正常的个体都做不了,甚至他还在吸奶。其实国内很多家庭不是男人在做头的,而是婆婆在做头的,对不对?所以教会要教导男人做头,首先要教导婆婆离开,但我们似乎很少讲这一点。



脱离借口和敷衍,真正操练爱

文君:您常年做婚姻顾问和咨询,您正在写的这本《妈妈经 2》相比《妈妈经 1》,您最想帮助大家突破什么?

蒋佩蓉:《妈妈经 2》是出于大V课的“妈妈商学院”,当时他们邀请我跟为千做妈妈商学院的校长,我们是他们的人生教练,所以我从这个人生教练的角度来看,成为一个妈妈需要具备哪几种能力?

可以说第一本书是我在强调我的弱点,就是我刚做新手妈妈时,我如何为了一瓶奶粉离家出走、如何为很多东西不断纠结、如何觉得我自己没有用等,所以和妈妈们产生很多共鸣。第二本是因为我是过来人了,我和妈妈们都伤过、都哭过、都痛过,现在锻炼起来了。我想我也可以帮助你锻炼,当你在那边哭时说:哎呀!好痛啊,好痛啊!我会说:你能行,就这样锻炼!第二本的出发点是不一样,是希望大家能强大起来,因为我们要训练一批新的妈妈教练、妈妈导师来帮助更多人成长。

可以说我在写的这本《妈妈经 2》是操练手册。国内的妈妈们不是缺乏知识,大家都很贪心,学了一门以后还不够用,再学一门;看一本还不够,再看一本。我们累积了整个书房的知识,却一点儿都不去做。我在儿童主日学发现,最挑剔的家长,就是看过一大堆的参考书的家长,从来不去带自己的孩子,对你的要求一大堆,而且理论都懂:“你这根据什么,这个你怎么没有这么做……”反而最谦卑最感恩你的都是自己在带孩子的那些家长,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有多难。

我的第二本书里都有作业,我说这本书你要是不打算做作业,请你不要看。因为知识使人膨胀骄傲。要是你不去做,你会骄傲,你只有做了,才能够成为你的真功夫,你才能够继续谦卑。因为你才知道,奥!原来,管理婚姻是一个这么不容易的事情,而不是,哎呀!那你就叫他离开父母就好了,这个多简单,但你没做过。

文君:大家对知识的掌握,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把自己所知道的点点滴滴实践出来。

蒋佩蓉:对对。比如说,你可以就很简单的给人一个建议说:那就常常喜乐呗!在教会另外一个就是:祷告吧!但是,这个真正的让一个人的能力增加了成长了吗?没有。我觉得尤其是在教会里面,我很反感那种用宗教语言的敷衍。很多时候我们说祷告呗!其实不是一种鼓励,而是一种非常简单性的一种敷衍。我是希望第二本书能够让我们脱离这种借口跟敷衍,让我们真正的强大起来。

文君:做爸妈本来就是很有实践性的课程。

蒋佩蓉:我会把重点放在学员的作业上,年规划怎么做、怎么管理时间、怎么从最小的定时器开始,然后日程、月历、年历……一步一步。那每个课程就是锻炼你的某一种能力,一个个建立起来。

《妈妈经 1》是讲女人与自己、与丈夫、与孩子、与他人的四大关系,就好像是教室,讲了一些故事、一些理念,四大关系理清以后,《妈妈经2》就好比我们要进入体育馆了,要实践起来,我来扮演你的私人教练,你首先要锻炼肌肉,锻炼什么?怎么锻炼?


妈妈要先有喜乐,才能给予

蒋佩蓉:我讲了12商,第一商是什么?我们的文化提倡一个牺牲的伟大的母亲,你要是不伟大、不牺牲、不把自己给挤空了,你就不是一个好女人。其实,你自己不快乐怎么让你家人快乐?你在那边整天愁眉苦脸生病拖着你的身体服侍家人,他们能快乐吗?其实这是在锻炼一个女人用她的可怜来影响她的家人,让家人快乐不起来。比如,妻子会抱怨“我最不喜欢做饭,但我为了你们走了两公里的路把所有的菜扛回来……”家人们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回家提心吊胆的怕妻子/妈妈不高兴。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啊?!空杯子倒不出任何东西,你要怎样避免你不要成为一个怨妇,你要学会照顾自己。

文君:圣经里说:“你们要常常喜乐”,圣经里也说:“你们要舍己”。当我们舍己的时候我们往往觉得是没有办法喜乐的。因为总是觉得苦哈哈的才叫舍己,如果我没有苦哈哈的,我都不算是舍己。

蒋佩蓉:你自己不快乐,你怎么能舍己?自己要先去喜乐的泉源让自己喜乐出来,家人说:我想吃这个,吃吧!我很开心的。因为你是高高兴兴给予的,不是那种代价好高,让家人觉得你这种舍己我吃不下,吃得满嘴都是苦的。

文君:圣经中的舍己,跟我们中华传统的美德,比如说为朋友两肋插刀、为事业抛头颅洒热血的差别在哪里?

我们不是救主,耶稣才是救主,耶稣才有能力为你舍己。你凭什么舍己?是因为耶稣为你舍己了,你白白得了这个恩典,你喜乐了以后,你很乐意放下,因为你把舍己所放下的看成粪土。所以,别做英雄了。先把自己照顾好以后,你的喜悦才是最大的舍己。所以这个不是自私,这个是智慧。你要先有喜乐,才能够给予。

文君:像您刚才说的,我是基于一种感恩去服侍周围的人,但我不会用我的服侍去索取回报,就不会产生抱怨,不会产生操控。

蒋佩蓉:对,有些教会也是强调舍己,但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了,还要再挤尽自己的泪水去服务肢体。

文君:有一些是特别强调医治,就是让你去仔细地研究自己,你的注意力和焦点全部都是自己。

蒋佩蓉:对,到了最后还是自我,你还是没有离开自我。另外我提到“思维商”,就是自我成长,就意味着你要不断拥抱失败。要是我们没有成长型的思维,我们就怕失败,我们就不能允许丈夫失败,我们就不能允许孩子失败。我们家就绷得紧紧的,我们应该是喜乐的泉源,当我们成为焦虑的泉源,没人喜欢回家。

孩子回来了说:“唉!妈我今天不及格。”你怎么去看这个问题?你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要是你没有一个成长型思维,那孩子肯定不敢跟你讲。你要彻底更新你的思维方式,这就是罗马书12章2节说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文君:思维商的操练可以举例吗?

蒋佩蓉:我给大家一个笔记本,当自己有抱怨或有什么想法时,就把它们记录下来。当你跟丈夫有冲突时,你就开始把自己的思路记录下来。可以放慢脚步,你要在你的思想里开始停下来;开始检验你的每一个思想:这是成长型思维还是固定性思维?

当你说“我不懂”时,你给自己一个死路了,你就不继续了,但你要是说:“我没有想到什么”,这是成长性思维,你还继续在思考有没有办法解决。再来,“我放弃了”,你可以说,“我看能不能用别的策略来解决这问题。”所以当我们讲“我的丈夫就是个巨婴”,“我没办法了”、“我放弃了”……这时你可不可以用成长型思维说:“有没有别的策略是我没有用过的?”要是你觉得做错是一个很羞耻的事,那你就永远不会承认你做错。但当你在想:“错误会帮我改进”,这是积极的,你就很愿意去承认——我就是做错了。


上帝说:那你回家天天为我殉道

文君:您谈到灵商,您认为正确的灵商怎么来帮助家庭?

蒋佩蓉:我们的灵商是什么?最简单的就是操练感恩、赞美。圣经中说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凡事要赞美、在每一个事情上都要感恩。我们的文化受了儒家思维的影响,家丑不外扬。再来,我们对外人比对我们自己人要好,所以你在家里怎么能感恩?没办法,但你最需要属灵操练和灵修的地方就是在家里。在外面,没有人看到你真正的人是什么人,只有在家,这个地方你才要喜乐,这个地方你才要感恩。

年轻时,我说上帝我要做殉道者,我要为你而死。上帝说:好,那你回家天天为我殉道。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说你就让我死吧,我做不到,太难了。因为我们总是有那种英雄情怀,我们觉得说:哎呀!死得轰轰烈烈的是大英雄。但是上帝不要我们那种死。上帝要我们的是向我们的“老我”死,在我面对丈夫的时候,我向我的“老我”死。丈夫面对我时,他其实想要去休息,但他对他的“老我”死,他帮我把碗洗完。这次感恩节婆婆来我们家,看到都是她儿子洗碗,我婆婆说:哎呀!你管太多了,这都是女人做的事。婆婆也是个基督徒。然后我丈夫就跟婆婆说:妈,你这个概念是错误的,因为你要是灌输这个概念的话,你的女儿也做死了,你一定要让夫妻都负担家里的事情。我们互相协作,这样我们是一个团队,是彼此平等的团队。

文君:对您来说,伴随您的婚姻,上帝给了您什么经历来操练灵商?

蒋佩蓉:上次回国讲间隔年,有对夫妇跟我们说:你们要是到了红海前面走不通了,你们就用赞美往前走,红海就能够打开。所以从那时我们夫妇每天早上起来就拥抱,给彼此三个感恩。我对丈夫说为千,我为你感恩一、感恩二、感恩三······比如为千,谢谢你为了我先把厨房清理好,让我能够把这个课给讲完;为千,谢谢你愿意让我早一点睡觉;为千,谢谢你不让我吃那一口巧克力……你可以感谢很具体的事情,我的丈夫为千会说:佩蓉,感谢你昨天晚上那么晚了还过来给我捶背;佩蓉,谢谢你,我很懒,很不想运动,你还是要逼我上那个跑步机……很具体的,每一天三样感恩操练过来,你会发现吵架抱怨少了很多,因为你一看他不耐烦,你就会说,哎呀!这个人也为了我做了很多。

大家都知道《爱的五种语言》这本书的作者盖瑞·查普曼2016年去世,他的儿子也是婚姻辅导者,也在写书,他在他爸爸葬礼上讲的这个故事。他说,有一年整个大家族在感恩节吃饭时,盖瑞·查普曼跟他的妻子为了一件事情吵得很大声,结果,两个人都出去了,盖瑞就摔了他的书房门生闷气。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大家就有一点提心吊胆,他的儿子就进去书房,发现他爸爸在电脑上看那个屏幕,在阅读一个文件,他就说:“爸爸你在看什么?”盖瑞说:“我在看一百条我为妻子感恩的东西”。他很奇怪问爸爸说:“你和妈妈吵了一大架,互相生了这么大的气,你怎么在这时读这个感恩一百条?”他说:“就是在这个时候是我最需要读这一百条感恩的时候,我读完了,我还是完全同意我的看法。我绝不后悔娶了她。”

事后不久盖瑞就出去了,跟太太道歉,两个人就和好了。盖瑞的儿子说:“那一天我对我父亲的尊重就多生了几倍。”所以那个时候我和为千我们也列出了一百条感恩,就储备在我们的手机上。”

文君:好难哪!

蒋佩蓉:每天十条就不难,每天十条发给他,在爱情银行里存款,你可以说是很形式化,也可以说是一种灵修,一种操练。但你知道吗?我可以每一次吃了大餐以后说:我要去锻炼,我要去运动,我可以想一百遍,但是我不去运动,我永远都强不起来。所以你要是想你的家成为一个天堂的话,你要在家里成为殉道者。明明他运动了全身是汗,该洗澡了,明明他就不洗澡,你还要为他感恩,那种时刻就是你要操练成为殉道者的时候,你操练了以后,你才有可能有个美满的婚姻。


“要把国度的文化带进我们家每个人”

蒋佩蓉:再来是理财的“财商”,比如处理债务、信用卡,这些很实际的东西。“财商”我讲到五个理财的性格。大部分人因为钱吵架离婚的,不是因为缺钱,而是他们的理财性格不一样。比如我的性格是冒险性的,从来不去留意价钱。我丈夫的习惯就是能经过两个小时的调查找到性价比最优的。当时我们一天到晚为了钱吵架是因为我们性格有冲突。所以我们怎样从性格方面来协调我们怎么理财?为什么那么多人因为财物而离婚?因为双方的金钱观不一样。

再来,就是“使命商”,就是家庭使命了,要是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天到晚在忙这个、忙那个,你的生活就没有意义。你就不知道你为什要跟着报奥数班、跟着报培训班,不知道你到底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如果你说:我们家的使命就是这个,比如,我要帮自闭症的孩子,那很明显就不需要去学美术课,因为你就可以去研究自闭症这方面,你就更有能力去说yes还是no,因为你知道你该做什么还是不该做什么。

剩下的“商”就是技能、方法了:时间管理、婚姻,育儿能力,包括怎样经营学校和家庭的关系,还有服务能力等。

文君:现在有没有受您影响能按着这个去践行的妈妈?

蒋佩蓉:妈妈商学院呢,其实有成千上万的学员。我对这个委身度很大,所以每个交上作业的人我基本上都会去修改作业。凡是有做作业的,我都看到她们生命的改变。但我可以说,每一个课都有几万人,甚至“使命商”有二十多万人看,但交作业的没有超过十个,可以很遗憾地说:大家都在听,很少有人作。

文君:如果真正落实到实践中去的学院或读者的概率非常低,这件事情的意义和价值在哪里?

蒋佩蓉:为什么离开了中国这么多年,我还是坚持跟“妈妈公主团”互动,她们现在已经成为教师和导师了。其实我的果子在这里,不是在我的书。但任何人愿意开始培养下一代拿这些书做参考,就有参考的作用。但我真正想要做的是,把我的生命传递给少数几个人的生命,就是“妈妈公主团”,她们有在北京的、有在法国的、也有在澳洲的。她们也都在她们身边建造她们的妈妈团,影响她们的朋友们。这是我想看到的。耶稣一个人有十二个门徒,我跟为千我们也有少数的门徒,我想我们在国内做的最值得的事情不是我们的这些书、这些讲座,而是我们培养出来的人。

文君:为什么你们还会拿出很多时间精力去做广泛的传播?

蒋佩蓉:神把我放到这个位置,我就需要活出我的使命感。在我的“使命商”里写了我们家庭的使命宣言——“要把国度的文化带进我们家每个人进入的领域”,这就是我的工作:讲教育、讲婚姻、讲家庭,我要把国度的文化带进我所做的一切。我的老大,他现在写游戏,他想要做的下一个创业的项目就是用游戏来教圣经,是他在实现我们家使命的一个渠道。老二现在进入生物仪器、医疗仪器销售,他想要带进去的文化就是赚多点钱,然后利用这些钱去做国度的事。老三想要学美术,他想要把国度的文化通过美术表达出来。







欢迎关注并转发:


3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