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不平等的交换

Updated: Jul 24, 2023



2017年9月6日



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


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

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有钱财的人进上帝的国是何等地难哪!”

——可10:17-23


当人们读到这个故事,大部分人会侧重耶稣对这个优秀且生活堪称表率的年轻人严苛的要求,却极易忽视这个简单的句子:“耶稣看着他,就爱他。”

这句话造成了一切的不同。让耶稣动了慈心的不是高标准、严要求,而是爱。耶稣知道这个年轻财主的心思意念,他不需要他的财宝,也不需要他的好行为。耶稣没有把好行为分成各种不同级别,就像视频游戏分级一样。不,耶稣看到了这个年轻人心里的那些缠累,希望他把这些缠累去掉,让心灵更纯全。耶稣要的是我们的心,不是我们的财宝、好行为或额外的牺牲。

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有时耶稣会邀请我们为他放弃某些东西,这是他喜爱做的。过去,我常常把这种邀请视作痛苦,因为那时我不知道他是如此地爱我。如今,每当主发出这种邀请时,我很感恩能经历这样的“痛苦”,让内心重建爱的正确秩序。我终于学会割舍一些东西,因为它们让我培育了一种病态的爱或依赖,超过了对耶稣和家人的爱。这些舍弃通常都对我大有裨益,让我惊异不已,因为耶稣给我们的远远胜过我们舍不得撇弃的。

今天早上,我躺在床上,无法再继续安睡。为千早已去了机场,准备接回来过感恩节的凯恩。我想念在北京的朋友和那里的生活。突然我听到了一句熟悉的话语:“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生活中有过好几次这样的经历,每次都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如果上帝取走我们的心爱之物,他会以自己来代替。在这个清晨,我的脑海里闪过过去的一幕幕,细细数算上帝的恩典与爱:



  • 在决定嫁给为千的前夜,我通宵祷告,并通读《以赛亚书》。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让我翻到《约翰福音》11章,开始阅读拉撒路复活的故事。 当晚我泪流满面地恳求上帝改变父母的心。我内心极为渴望父母来参加我的婚礼并献上祝福,但是上帝说,旧的没有死去,就没有与父母更健康关系的新生。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地、主动地孝敬他们。不离开我的父母,我无法与丈夫联结。 自那以后,虽然与父母有一段时间断绝来往,但现在我们都和好如初。我的父母开始尊重我为自己婚姻设立的界限,开始尊重为千。尽管我仍旧在等待上帝更大的恩典,也就是看到我的父母来跟随耶稣,但我已经看到“离开父母”的智慧,只有这样我才能与丈夫连接,建立以基督为主的家庭。

  • 在青年同工退修会的敬拜上,我完全无法专注,我的思绪总被职场中勾心斗角的事情所烦扰。当我竭力集中精力,我看到耶稣邀请我与他一起玩拍手游戏。但是首先我必须伸出放在身后紧握着的手。 苦苦挣扎后,我终于极不情愿地向耶稣吐露我与L之间的芥蒂,因为她想通过让我难堪使自己得到晋升。耶稣接着邀请我闭上眼睛,伸出双臂接受他给我的礼物。当我睁开双眼,在异象中我看到手里竟然是一个俊美的男婴。 两个星期以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我们连B超都不需要照就已经知道了婴孩的性别。这场交换完全不平等,因为办公室政治的任何胜利都无法与怀上凯文和养育这个珍贵的宝贝的喜乐相比。

  • 给父亲写信,拒绝接管生意兴隆的家族生意,转而与丈夫从零开始。当我们舍弃的时候,上帝在财富上大大地祝福我们,远远超过我们的所需。这样一来,我们也能在上帝的国里有资金做些事工,并帮助许多人解决他们个人的紧急事务和教育需要。后来父亲的生意亏损,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受尽了挫折,最终他在与我们同住的时候接受了耶稣做他的救主。

  • 当为千丢了工作,他告诉我,如果上帝继续呼召我们留在中国,如果我们无法支付孩子的学费,我们就要在家教育孩子,他挑战我为此事祷告。他说:“你总是在挑战别人要把他们的‘以撒’摆上祭坛,你愿意把你的‘以撒’——孩子们的教育,摆上祭坛吗?” 当时我跟上帝说,我一切都能牺牲,但是为了孩子们,我已经放下了一切,事业没了,服侍也没了,那我就需要好好地养育孩子,让他们能够有条件获得好的教育,而我深深知道,我是没有耐心和恩赐进行在家教育的。当时我觉得,上帝呼召我们来中国,他就会供应我们的需要,而我认为国际学校(英语教学)就是基本的需要。那个星期四的早晨,在北京的家中,我一直在与上帝摔跤,把孩子们的教育放在祭坛上。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我脑海里看到了耶稣被倒钉在十字架上的图画,他的血汩汩涌出,流到了对面国际学校附近街道旁边的泉水里。他看着我,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一起来医治这地。我不停地哭泣,说我愿意,我愿意为他献上孩子的教育和将来,因为我相信他会掌管他们的未来。 不久之后,我开始为杂志撰写专栏。我们留在了中国,但是上帝没有供应国际学校的学费,却供应了本土学校的学费。我面对了周围各样的声音,很多人劝我不要拿孩子的未来做赌注,但我决定跟孩子们一起凭信心进入国内学校就读。现在,孩子们说在中国最大的祝福就是就读国内学校,因为他们在那里经历了上帝的同在和作为,坚定了他们的信仰和信心。 孩子们上大学的申请也没有打折扣,录取信和奖学金照样获取。而我却因为陪伴孩子们共同面对国内学校的学习,因而体会到了国内家长面对应试教育的各种挑战,也因此能够更深地以“同路人”的身份来服侍和帮助国内就读的孩子们和家长们,从家庭教育方面找到很多教育体系内找不到的答案。这个交换同样是不平等的,因为上帝回馈给我的比我之前放弃和交托给他的更多,远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


现在,天父上帝又在邀请我做另一项交换——把我在中国得到的一切放在祭坛上,在事业上死去。在我的心灵深处,我知道我的事业已经夺走我起初对上帝和家庭的爱,它如今成为一个网罗。


想起教会的告别会和弟兄姐妹的眼泪,我的心就疼痛,我怎么也挡不住自己的泪水哗啦哗啦地往下流,因为离开他们像割肉一样痛。在机场,看到大家告别时的依依不舍,内心真的是万分的难过与不舍。主啊,我愿意!帮助我把这个“以撒”摆上祭坛,无怨无悔,因为你一直爱着我,一直是我最知心的朋友!


小敏这首《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再次提醒了我,耶稣为何要跟我做出不平等的交换。


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


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

主,你是我最亲爱的伴

我的心在天天追想着你

渴望见到你的面

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

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

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

把我带在你身边

告诉我当走的路

没有滑向死亡线

你爱何等的长阔深高

我心发出惊叹

有了主还要什么

我心与主心相连

我已起誓要跟随主

永不改变



本文选自林为千、蒋佩蓉的新书《人生休止符:家庭安息年重新得力之旅》,青橄榄书殿出品。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以及图书图片信息!









欢迎关注并转发:


57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