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一位基督徒母亲跟我有关孩子同性恋同学的对话


写在前面

一个母亲的提问

刚发布雅亿的文章《摆脱精致的利己主义,什么是真正的精英教育?》不久以后,有一个妈妈针对我文章里面的一个有关孩子同性恋同学的故事而来跟我有了一番这样的对话。我觉得这个对话不仅回答了她具体的问题,也应该也能给家长们一点启发要怎么去思考我们要如何把我们的信仰应用在生活里的方方面面。这个问题也牵涉到了我写的另外一篇文章里面所形容的另外一个应用话题,所以我也顺便把昨天发布的文章内容链接在这里:《给基督徒有关万圣节的答疑》,供大家参考和用来思考你面临的各种问题。


A妈妈: 佩蓉姐,我看文中提到你对一个同性恋男孩说爱上你儿子的事情,处理非常有智慧;我很想请教你:现在美国中学也有同性恋俱乐部了,如果是你,作为一个基督徒,你会如何告诉你的孩子和他们相处?还有很有名的寄宿高中(排名全美前10名以内)新任命的校长会带着他的同性恋丈夫和孩子们来学校上任,如果你的孩子被录取了,你会送他去吗?哪怕做走读生?

我受洗时间不长,先生不是基督徒。我的理解是:罪和罪人是分开的。你不要做得罪神的事,你也要去爱人,因为神叫我们爱神爱人。可是还是心里有不舒服的地方。华人的文化理解:一个教育家,是为人师表。


佩蓉:首先,我不会去回答这种抽象的问题,因为缺乏 context (景况,或前后关系)。一切都要回到我们跟我们的主的关系。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送孩子去就读一所寄宿学校,除非是神经过爸爸的工作而差派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学校附近,孩子要去走读。我们夫妻深深相信入乡随俗,那就是孩子们要跟随父母接受的呼召而走,不是父母想尽办法为了孩子的教育而不仅代价让孩子去哪里读书。因此,我们不可能专门送孩子去就读远方的私立学校,因为我们深信全家一定要在一起。孩子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门徒。要是他们不在我们身边,我们就无法去带领和培养他们的价值观。再来,要是上帝差派孩子进入一所学校,我们会问:主啊,你要我们如何在这里做光和盐?要是要去跟校长一家人做朋友,我们会去找共同点。说不定会是我们非常喜欢看的电视节目,说不定是教育,或育儿,或学校某方面的需要。神永远要我们以爱来获得人心,而不是以律法来控制或辖制人心。因此我不会以“这么做对不对”来评估一件事,而是“你要我去爱谁来得 TA 的心?” 来评估任何事。



A妈妈:谢谢你侧面回答了这个抽象的问题。的确缺乏 context (景况)!我再来补充一些景况:

1. 是由于爸爸工作换地点,也是要走读;

2. 是寻找适合我孩子的教育,但我不会把适合等同于学校名声或者排名,或者公立私立,所以很费力在了解;这个过程也是更明确自己价值观要把孩子培养成怎样的人的过程;

3. 我理解的福音是神用爱赢得我们这些罪人(让自己的孩子耶稣去替我们死)而不是用律法来惩罚(否则都被一一击杀了),所以在主耶稣面前我肯定不觉得自己有资格拿起石头砸向罪人,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是没有罪的。实际上我在工作中遇到同性恋者也觉得都是差不多的人。我也会告诉孩子这些。但是,我心里理解的圣经是以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为有罪(也可能理解得不全面,不过现在我的理解是这样)。我不想我的孩子分不清楚,以有罪为无罪。我看到你说的,如果神差派,你会想如何以爱来获得人心;我不知道神给我的答案会是什么,我的孩子该不该申请这个学校。但是这个我得自己去祷告再好好问一问神了。的确是你说的,看我们自己和主的关系,不同人会有不同的答案,不是唯一正确答案。


佩蓉:可以看看这篇有关万圣节的文章:《给基督徒有关万圣节的答疑》。是的,圣经的教导是同性恋是罪,也教导婚前性行为也是罪。关键是前者很明显能看出来,后者却不容易看出来,所以我们很容易去论断我们看得到的行为。在神眼前,罪就是罪,没有轻重。

最关键的是博文的这一点:基督徒,我们的权柄和信心应该比一些不圣洁的东西更大。我们能够去洁净他。但是要是你的信心不够就不要去参与它,因为他会影响了你。所以就看你的信心在哪里。而且你周围在影响的弟兄姊妹的信心在哪里?



A妈妈:你说到核心了!我所以问过你“光是 aggressive” 是什么意思。

佩蓉:光是绝对有侵略性的。不是因为他要故意侵略,而是黑暗就是 absence of light (没有光的地方)。因此光到了哪里,就很自然会“侵略”黑暗。

我们无法不让光去侵略,因为这是它的本能。但是要是光不能发散,因为脆弱的信心掩盖了它,这就需要时间让信心增强,而不要因此说光会被黑暗吞没。


A妈妈:很有道理,但我现在还没有这个信心,或者说没见过。

佩蓉:那可能要等到你有一个固定的属灵的家,有被牧养,才好进去这种场所,不然孩子很可能会被困惑,而且接受主流环境的教导来说你和你的信仰是 homophobic bigot(同性恋偏执狂),不科学,迷信,等。要是你们感受到被呼召去那里,孩子就会被装备如何跟攻击你们的人群对话,学会为自己的信仰辩护。因此你需要评估你们更多是有呼召,还是需要更多的成长才能去打这一场仗?

采访里面没有讲的就是因为孩子这个朋友的这件事,他自己主动找我查经,要自己搞明白圣经对同性恋有什么教导。我们也一起看了 Can You Be Gay and Christian? (“你能做一个同性恋的基督徒吗?“ )这本书,让他自己先把自己的信仰有信心的理清了一次。因此一件看似是不好的事,反而建造了他对自己信仰的了解,也搓成了他的成长。

而且咱们打仗的武器绝对不是更好的辩论或者科学的依据(虽然也有很多这方面的信息),而是爱,因为没有任何武器能抵挡爱。


A妈妈:为什么说武器是爱呢?


佩蓉:因为每个人会信通常不是被说服的,而是感受到了无条件的爱。

这世界处处在教导和提倡无条件的爱,但是就是很难找到,也很难给予。这是上帝的专长和特权。



A妈妈:是的。神才是爱的来源。


佩蓉:有不少人会问我对同性恋的立场,我一直都不愿意这么公布,因为我不想被误解。当新人问我儿子去的教会牧师教会对同性恋的立场,他所说的一句话:belonging comes before belief。那就是,先在这里感觉到了归属感,家里人再谈家里人的价值观。这也是我一直深信的。




欢迎关注与转发:


122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