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疫情期间显明了上帝国度的四个转变



(佩蓉注:这篇文章是为千用英文写的,我找了朋友 Maria 翻译了以后用中文发布在这里的。)


我相信各位都已经阅读并思考了很多关于冠状病毒疫情的资讯。正如我们所了解到的,病毒已经蔓延至187个国家,并且对人们“正常”生活的破坏都是前所未有的。我也时刻在关注新闻和数据更新,每天查看IHMEI(华盛顿大学健康度量评估机构)模型的变化,每天收听世界卫生组织简报和几个独立的中文媒体。我很想走出隔离区,驶上公路去旅行,好去发现另一边的“新常态”。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更加深刻地反思了冠状病毒和上帝国度之间的联系。我在思考上帝要对此说什么,以及自己该如何回应。我想像以萨迦的儿子们一样通达时务,好知道以色列所当行的是什么(历代志上12:32 :““以萨迦 支派,有二百族长都通达时务(英文是 understood the times),知道以色列人所当行的;他们族弟兄都听从他们的命令。”)。


今天早上,我很享受和天父爸爸面对面的独处时间。天父确定了祂对我的爱,也很高兴我有想和祂待在一起的念头。他告诫我别太关注各种新闻和“疫情政治”。在持续听爸爸说话的同时,我开始写下日记:


有一场风暴(非字面意义上的),一场袭卷全世界的风暴正呼啸前来,有些地方将遭受暴风雪,很多人会丧命,但我却永远公义,永远有怜悯。虽然人类如此微小,他们的心却被偶像所充斥,他们的眼睛里是黑暗的,领袖们的心是刚硬的。看哪!我要在地上行一件新事,就像在挪亚的日子时,降下洪水洁净世界。所以,冠状病毒必被降下。我是王,是掌管众人心的王,是万灵之王!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 ”(路加福音17:26)


上帝在自己的主权下,允许病毒被释放并遍及全世界,正如祂曾降下大洪水。疫情并不在祂的意料之外。早就有许多科学家和机构预测或警告过我们,会有全球性的瘟疫大流行或某种疾病的爆发。


耶稣就是那方舟。祂是我们在急难中的避难所和庇护所。祂的心肠,永远是要拯救全人类脱离罪恶,使万物得以复苏。隔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工作、信仰和娱乐。这场疫情袭击了人类的全球化、城市化和开放的社会观念。它拆毁了我们在体育、娱乐、美食和美容等各方面的偶像;迫使人类和全地进入安息。你看到过那些在地球上污染最严重的某些地区所呈现出的晴朗天空和清澈河流的照片吗?


上帝曾借着方舟拯救了诺亚以及他的家人,所以我相信基督徒之家将是拯救失丧者和医治这个破碎世界的关键。隔离迫使我们呆在家中建造家庭。父母成了在家教育的老师,家庭成员都在一起做饭吃饭。许多家庭在婚姻上和人际关系上经历了更多的压力,但我们也看到许多家庭在面对和解决问题时变得更加亲密。


我和妻子与另一个家庭同住在一幢大房子里,所以我们必须更有效地沟通,协调好各自的日程安排,并给予彼此空间。我们一起做饭,享受每周一次的社区聚餐。我们开始每周和孩子们打视频电话来保持联系。我们在网上一起庆祝了复活节圣餐,并为凯恩的25岁生日干杯。隔离使我们的家庭更亲密了!家庭是上帝国度中最基本的工具。透过家庭,上帝的爱得以彰显。无论您在2英里外,还是2000英里外,视频会议都能实时连接我们。社交距离的改变有效地消除了人际关系中的物理意义上的距离。


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我最近得到的鼓励和先知性的见解,最后以自己对上帝国度的思考作为总结。


  • 来自帕洛阿尔托正北教堂的尤金·帕克宣称:“这种隔离和疫情使我们直面自身偶像崇拜的事实。”他呼召我们“鉴察自己的灵魂”,在你的灵魂深处,去鉴察在这段时期的压力下暴露出来的其他偶像。具体地说,疫情在哪方面暴露了你灵魂深处的问题?你的家庭生活、工作以及心思意念中,有哪些不平衡之处以及脆弱点?

  • 许多领袖们在线通过禁食和严肃的聚会发出悔改以及向主转回的呼召。大斋期、复活节和逾越节都发生在我们被隔离的期间,我不认为这是巧合(徒3:19;太4:17)。你们要留心听先知的话(约2:13;西1:3;伯22:23;林3:40;何6:1,以及耶4:1)。

  • 保罗·卡特(Paul Carter)是一位加拿大牧师,他在《教会会众的新冠状流亡》(The Covidian Exile of The Church)一书中分享到:他将眼下的封锁比作巴比伦的流亡,为我们众人带来教导。“巴比伦流亡“迫使犹太人在敬拜方式上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盛宴和节日都不见了。早晚的献祭已经成为过去。生活和敬拜的节拍已被抹去,但主的话仍旧不改变。”他警告我们,教会将会有所不同,但即便如此,主的话也会永远坚立。

  • 耶路撒冷国际基督徒使馆·ICEJ的主席 向我们发出了严重警告:“ 我不得不认为,这些只是将来审判的一个小预兆。·“希伯来先知和《新约圣经》都提到过,在这个时代,上帝会为这世界的不义和悖逆发出严厉的审判。冠状病毒的疫情并不是审判本身,而是预示着如果这世界不悔改,将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冠状病毒只是将来要来之事的一种迹象,一些灾难将要毁灭地球,而人们却仍不悔改(启9:18-21)。然而,这也提醒我们,这仍然是一个恩典的时刻,“凡呼求耶和华之名的,就必得救。”(徒2:21)这是对教会的警醒,使会众明白我们此刻身处的时代和季节,并据此行事。”

  • 派吉事Praxis的合伙人安迪·克劳奇(Andy Crouch)呼吁我们,要在危机和恐惧中采取救赎性的行动。我们已经开始区分剥削性、道德性和救赎性的行为模式。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是采取剥削性的行为,特别是在遭受物质匮乏和面临威胁的情况下。在COVID-19疫情期间,很不幸的是,这个世界将会出现一些不幸的例子,有些人和有些机构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自己。 然而感恩的是,大多数人和机构都渴望采取合乎中道的行动——做正确的事,并相信我们可以在行善的同时做好事情。在这场危机中,我们已经看到人们在行为上显出美德的许多特例。 但基督徒却被呼召,要超越道德性行为而采取救赎性的行动,这一行动的特点是通过舍己而进行创造性的修复。我们和我们所领导的组织有机会摒弃一切剥削性的行为,超越仅仅出于道义的行为,做出满有勇气、富有创意以及舍己的选择,来修复曾被破坏的东西。

安迪还提醒我们:“我们的教会和社区有许多成员除了教会之外,并没有真正的家。在教会历史上,教会一次又一次地担当了人们在当地的“家”,这是上帝国度的大家庭规模的前哨站,他们能够最有效地调动对他们当中弱势群体的看顾,并伸出援手,看顾邻舍周围的弱势群体。


在这个时代,当我们对“教会”是什么以及意味着什么的理解还局限在大型聚会的模式中,甚至让媒体和名人们影响我们所有的想象,让我们误以为真正的影响力和价值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这时,我们有机会重建所有真正关爱的基础——那就是人际圈!人们在其中可以以兄弟姐妹的身份彼此联结,彼此了解,也彼此相爱,并走出去服务这个世界。


我们生活在末后的世代。上帝的国度正在策划一个盛大的宴席,在等候主耶稣的再来。也许COVID-19只是生产之难的起头(太24:8),但只要主还未来,我们的教会就有机会拯救更多的灵魂(彼后3:9)。冠状病毒已经改变了我们做礼拜和传道的方式,但大使命仍未完成,然后才是大宴席。我们需要有创造性的事工,向列国传讲并教导福音,直到有效的疫苗被推广开来。我们在中国的朋友看到,虽然疫情迫使他们不得不在线聚会,但教会中聚会的人数却在不断增加。而且奉献也在不断增加。事实上,教会总是在危机中不断成长。


冠状病毒显明了我们所在的社会,以及我们内心深处的许多东西。首先,它让我们看到人类需要很深的联结。社交距离和隔离导致了更多的孤立现象和孤独。专家们担心精神类疾病的增加。我们生活的后现代、后真理的时代已经被“孤独“这个流行病所传染。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什么是教会,以及如何成为教会。

我所领受到的,可以概括为4个转变。



1. 教会的模式从“来”转向“去”。

如果你研究历史上的瘟疫,就会看到教会总是站在看顾病人的最前线。我们已经接种了死亡疫苗,因为知道自己将来要去哪里,这让我们得以向烈火奔去。今天的领袖需要按立信徒成为冲向前线的使徒,而不是让会众成为在台下观看某个名牧和专业乐队表演的观众。在每一次的危机中,我们都需要成为第一反应者。这意味着我们要参与文化当中,与社会当局合作,满足邻舍的需求。大使命从来都是一个“去“的模式。上帝的国是一个不可阻挡的、持续扩张的运动(太16:18)。耶稣差派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成为福音的使者。

2. 教会从“大规模“转向“地方性小聚会”。

我们需要以基督为中心的家庭成为方舟。我们需要超本地化(多地点)的教会,由一群把饼掰开的信徒组成。他们就如使徒时期的教会一样,在家中一起查考神的话语。专业的神职人员需要装备圣徒来服侍。如今,是我们真正发挥“人人皆祭司“的时候了。小组聚会被停滞,但是很多家庭正在建立定期的查经学习和祷告时间。我特别高兴地看到,男人们正在站起来,成为他们家庭的属灵领袖。我们已经教导和训练了许多个家庭一起庆祝安息日圣餐,这其中包含了神的话语和圣餐仪式。上帝的国度是由很多可以在自己家中建立教会的家庭组成的。


3. 从“游轮式“到”战舰式“的心态转变。

已故的罗伯塔·温特斯发明了这个词,呼召我们过一种肩负使命、一种有目标地专注于大使命的生活。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后书》2章4节劝我们说:“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将世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当兵的人喜悦”。我们已经践行了极简化的观点,摆脱了家庭事务,以至于可以在任何时间去到任何地方。2019年,我最喜欢的书之一是格雷格·麦基翁的《本质主义》(Essentialism)。正如企业的管理者必须要确定在隔离期间开放哪些业务,我们也需要确定,自己在人生中要参与到哪些活动中,才最能推动自身的人生目标。我们配备了一辆房车,可以供我们周游任何地方去旅行和工作。上帝的国与黑暗权势交战,并已在十字架上确定了最终的得胜。


4. 从“场地化”到“在线事工”的转变。

为了保护弱势群体和控制疫情,我们必须将许多活动转移到网上。大型的福音布道会、敬拜赞美会,或各种基督教会议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如何在不淡化福音和持续参与的情况下,尽量减少接触呢?我们如何做数字化教牧?我们能否把所有的训练和装备搬到网上?或许我们无法取代为病人或情感受伤者代祷的工作,但是我们用技术强化“去做”的模式。从去年开始,当我们踏上数码牧游生活之路时,我们就一直在网上培训和教导人们。此外,我们还在牧养在东亚服侍的四对职场夫妇。高速的互联网和便于操作的视频会议让这一切成为了一种非常令人愉快和富有成效的体验。上帝的国对人们所在的位置,以及人们的事工方式并没有限制。各国政府都可以制定旅行限制,但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做见证,直到末了(太24:14)。

谢谢你花时间通读这篇文章。我想邀请你以祷告的心态思想我所提到的四个转变,并且据此分辨你的回应。我为你们祷告,相信你们所采取的行动必将结出果子,蒙主的喜悦。

37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