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林为千、蒋佩蓉:在家里最难做基督徒

2020年01月13日

《境界》独立出品【亲子时间】

受访嘉宾丨林为千、蒋佩蓉

采访丨卢靖

我们深深看到自己的黑暗,在所爱的人身上做出伤害的行为。从最差的光景走过来,这些把戏我们都搞过,我们不是医生,而是以病人身份陪伴有需要的人,让人看到希望。带着野心服侍是最邪恶的,因为在利用神。人们可以在外面表现很好,真正的基督教需要回到家中。

【为千、佩蓉夫妇访谈(上篇)】


怎么这种小事情都搞不定?

《境界》:你们共同走过31年的婚姻之路,可否分别选几个重要的转折点分享一下这段历程。

佩蓉:早期我们非常幼稚,吵吵闹闹很多。我父母反对我们的婚姻,因此结婚后有一段时间跟我断绝了关系。关系和好后,他们给我们办了一个很大的酒席。就在酒席开始前的两个半小时,我和为千为了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关于我们的衣服,闹翻了。他没有参加酒席,一个人飞回了洛杉矶。因此我们陷入了一个非常大的决定中——要不要继续走下去。


我飞到洛杉矶跟为千说,我们要分居,如果要同居,就要接受婚姻辅导。我们当时也在教会服侍,教会请我们退下来,因为我们不是好的榜样,这是一个非常羞耻的事情,其实这暴露出我们人格的缺陷。但我们决定要接受婚姻辅导,从中学到了很多功课,开始对付自己的习惯。因此我们今天能写书,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讲是最大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我们开始愿意接受帮助。


为千:前面七年、十年比较关键。我们分居那段时间可能是一个很大的转折点,因为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大概是我们结婚第2年就分居了。之前已经有很多人不看好我们的婚姻,然后下了赌注说,他们两、三年肯定离婚,而且这些人都是我们团契的弟兄姐妹,是深爱我们的人。他们觉得这两个人太不成熟了,品格有极大的问题,不可能超过两年、最多三年。


我们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结婚,没取得她父母的祝福,第2年就分居了三个月,三个月感觉很短,但当时是挺痛苦的。我们是麻省理工毕业的,怎么这种小事情搞不定,可以找好工作,可以成就事情,但这种小关系的问题怎么这么难,怎么就是对方搞不定,怎么这么麻烦。


在分居那段时间,我慢慢悟到,我要重新调整我对婚姻的理解。虽然理工科修得很好,大学成绩也不错,但我周边没有一个人毕业出来拿到一个婚姻课学位的,我们不知道怎么克服自私、克服沟通的问题、解决冲突等等。


我们没有学过,周边也没有长辈来教我们,我们只好自己去摸索。这三个月经过婚姻辅导的治疗帮助,得到很多启发,怎么管理情绪,怎么解决冲突。因为我们一吵立刻温度上升,很短时间就爆炸,用各种方式摧毁对方。真的是完全失控,想不到会有这样的脾气在里面。


佩蓉:我觉得我最大的仇敌就是自己的骄傲。


为千:我看到自己非常可怕的那一面,就吓着自己了。怎么可能会这样的,这么相亲相爱的人,但又在发怒时,会对她有这样的展现,真是非常可怕的自己。分居的时间我就狠狠地修理自己,重新要追她回来,要证明我是值得信任的,我们还有一个未来。


刚开始辅导的时候我很自信,以为这几个问题我们应该很快可以解决了,你们这些心理医生都是来玩我们钱的,要把我们卷进去。后来一直被谦卑、一直被谦卑,就发现很多问题,本来以为8个礼拜的课程就变成了3年。辅导发现我们自己有原生家庭问题,有很多心理问题,大部分是情绪管理问题。我这么多年来悟到的是,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这方面的学习以及很好的管控。所以我觉得婚姻的第一个转折点是分居那段时间,学到的功课就是要谦卑。


佩蓉:我们应该是最理性的人,但是情绪失控时是最狠的,到了最后成为负面情绪的奴仆,因为我们内心有小老虎。


我们深深看到自己的黑暗

为千:婚姻的第二个转折点是在结婚第7年左右,我们花了一天时间,好好思考过去七年,重新立约、更新盟约(renew the vow)。记得我们画了一张图,回顾过去七年里上帝怎么带领我们克服自己的问题,我们花一天时间来感恩。这七年中,在所谓的七年之痒的时候,好好反思、总结,庆祝我们是怎么一起走过来的,我跟她爸妈关系也有很大改进,从刚开始他们完全反对,到七年之后我们有了孩子,跟他们有了很好的关系。


第7年是一个很好的转折点,我们庆祝,看到前面有盼望,最痛苦的七年好像过了,好像是给自己一个毕业典礼。佩蓉跟她爸妈的关系导致我们有很多冲突,因为她无法划清界限。她现在能划清界限、断舍离开父母,跟丈夫合一,其实这是很困难的功课,学了20多年。


佩蓉:这个功课还在学。


为千:第三个转折点是三十周年。我们的孩子大了,我们就在孩子面前说,爸爸妈妈想跟你们一起再次更新我们的婚约。我们请每个孩子给我们祝福,跟我们分享他的感受,因为他们是受害者,也是见证人。


他们就跟我们说,“爸妈你们及格了”。因为前面有一段时间,特别是我们在北京那段精疲力竭的时候,又回到很多冲突、问题和情绪失控当中,完全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孩子受到很大的伤害,我们非常亏欠。后来我们离开中国有一段时间休息,去对付自己的一些问题,重新有内在的更新、内心的装修。到了三十周年,孩子给我们这样一个及格的分数。孩子们说,“我们看见了你们真的有很大改变,你们真的及格了”。当时他们都以为我们一定会分手,连孩子都这么说。因为我们在家里这样闹情绪,他们都非常受伤,特别是老二,心里很怕。


佩蓉:那段时间他在申请大学。我们离开中国的时候,花了一整年跟孩子、跟彼此修复关系,他们就说对我们的婚姻再次有盼望,也了解原来婚姻是很需要努力的。


为千:所以这几个转折点都是落到低谷里面,然后慢慢走出来。最重要的关系是我们跟上帝之间的关系,然后我们之间的关系,跟孩子的关系。跟主的关系能先修复好,回到起初的爱,我们之间也开始彼此给予恩典、给予爱。自己要先得到恩典,才能给予,最终修补孩子们受到的伤害。


佩蓉:这几个转折点走下来,最深的感受是我们两个是多么大的罪人、多么败坏、不可爱。婚姻能够活到现在,绝不是因为我们两个多优秀,而是上帝多么爱我们。我们写了这本《十分婚姻》,其实里面的内容绝对不是我们凯旋、多么牛,而是我们学到了什么样的功课,就是不断地攻克己身、对付自己。


为千:主的恩典够我们用的,为了克服自私、克服老我,狠狠地对付自己。我们看所谓历史上很多这种很坏的人,比如希特勒也好,斯大林也好,其实我们都有可能成为这么坏的人,因为我们见过自己在爱人的身边、在我们所爱的孩子身边做过极大的伤害的行为。我们见到自己的丑陋,在自己最低谷时甚至亵渎上帝,甚至到一个地步,说我们不想信了,做基督徒太难了。人的罪、人的原罪真的能使我们达到那种地步,很可怕,这映射到我们自己内心的黑暗、内心的罪。


我们现在可以帮助很多夫妻,是因为我们走出来,深深地认识自己。所以当很多人说,你不知道我们做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们之间怎么吵架时,我们都可以说我们都走过,都搞过这一套,都玩过这些游戏。


佩蓉:所以我们不是以医生的身份,而是以病人的身份来陪伴周围的人。


为千:现在我觉得我们抱着使命,我们自己是被唤醒的人,我们的灵魂被苏醒了,需要让周边的人也能看到他们有盼望。我们自己得到恩典,因此我们可以把恩典传递下去,给那些婚姻情况很糟糕的夫妻们。



回到家里才是真正的基督教

《境界》:你们和上帝的关系在婚姻当中经历怎样的变化?我觉得和上帝关系的亲密或是调整,才可以给你们这种源源不断的动力来攻克己身。因为人不断对付自己是很痛苦的,人很愿意满足自我,更愿意把婚姻、把对方当成满足自我的一个工具,但基督徒是要放下自己、成全对方,这个差别很大,是两个方向。


为千:你的问题问得非常好。我们一直讲铁三角的比喻,夫妻跟上帝走得越近越能信靠上帝,越能在时时刻刻让圣灵带领我们,控制我们自己的情欲等等,我们的关系也会越来越好。这段时间我们在学的功课是不断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这么属灵,因为我们不断需要破碎,好像觉得这几年已经学够了,也没想到接下来还有很多功课,好像是爬山一样的。爬过这座山后面还有一座山,然后又再经历过一次低谷,又再上来。


我觉得上帝总是不让我们一次就垮掉。我们的耐力慢慢提升,我们的能力慢慢提高,这就是上帝的一个美好的安排。祂不可能一次让我们就对付一切的老我。过去几年我还在对付自己的恐惧,发现到了这个年龄有很多恐惧:我失业怎么办?我不能供应家庭怎么办?我不能保持健康、陪伴我的妻子怎么办?


我发现人过四十之后有很多恐惧,因为年轻的时候好像天下无敌,什么都可以做。愿意为主殉道,但跟老婆在一起好累好辛苦;宁愿在外面传教,回到家里就不行了。所以我们每天要背着十字架,在家庭生活中最能显现这一块。在外面可以表现很好,每个人可以去做礼拜,表现得非常好,戴一个面具,但是回到家里才是真正的基督教,才是真正的信仰。在我们不能达成共识时,我们还能不能真的把信仰活出来。


佩蓉:我们甚至还用经文吵架,在家里最难做一个基督徒。这个过程是一层又一层地对付自己。我发现我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女人,我们两个人都发现我们要去用成绩、业绩取悦上帝。以前是用世界上的成就去赚取上帝的爱,服侍以后,服侍成为我的偶像,也是我的野心的中心,因此我宁愿牺牲我的婚姻和家庭来保护我的服侍。我需要离开中国,因为服侍成为了我的偶像,我的野心从世界进入到教会。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圣洁,但对上帝来讲是一个最邪恶的东西。因为我开始利用上帝来让自己受益。很有意思的是上帝把这些剥夺了,不是因为祂是一个狠心的爸爸,而是因为祂想要让我知道,当我什么都没有时,祂还是那么爱我。所以最近这几年,时不时我就会感受到这种“佩蓉我爱你”的爱。


其实成圣的过程,不是说我们咬着牙根,一定要把经文怎么样。我们发现偶像是按照你想要的给你孩子、事业、婚姻什么的,基督信仰不一样,上帝要求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给祂,因为祂要把祂自己最美好的给我们。


不断破碎的过程不是多艰苦,而是上帝要把最美好的给我们,所以对付自己的功课不是那么艰难,因为上帝是那么爱我们。祂是我们的天父爸爸,当我们在祂的爱里找到自己的身份时,放下自己就不是那么艰难的功课了。但要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咬着牙根,这个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欢迎关注并转发:



15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